Wednesday, August 30, 2017

別忘記,澳門風災過後有選舉

[圖片:立場新聞]
澳門天鴿風災算是安頓下來,政治很討厭,卻無可避免要談。

上文〈天鴿一役,不須沾沾自喜〉,談到「天災」的一面,此文講「人禍」。

風暴預測沒有百分百準確,但訊息傳遞的主動權在氣象局手中。現代管治,溝通是成敗關鍵重要一環,訊息發布要適時、靈巧;縱使澳門在香港之西,一般而言掛風球會比香港略遲,當然正常,但颶風臨門,不能官樣文章,不能樣版式的「早上九點掛八號風球」就算,刻板的語言使人麻木,不能預警。

連一眾業餘氣象友,一看颱風強度與進襲方位,再看當日是初二天文大潮,都知道天鴿風暴潮唔講得笑。這些資訊幾近唾手可得,由香港天文台的預測到全世界超級電腦的數值預報,全部上網有得睇;之前一天美國日全蝕,即是太陽月亮連成一線,會令潮汐大漲大退,這是初中地理。澳門氣象局竟然沒有特別預警,照樣行禮如儀發出格式僵化的文稿;結果,市民無知無覺,慌忙執拾時遭風暴潮沒頂,澳門氣象局難辭其咎,低級錯誤,成為政治溝通的反面教材。

在香港,「李氏力場」的笑話一向幾好笑,是年「力場」失效,網民分析是李氏撤資的明證;不少澳門人卻真的相信澳門有「賭牆」,主導掛風球的決定,例如有澳門人就懷疑,澳門賭場一般八點鐘荷官換班,當天遲遲於早上九點鐘才掛八號風球,就是要讓賭廳運作暢順。

賭業令澳門庫房滿瀉,特首崔世安回應澳門人怒火,再施殺手鐧:派錢,只要說得出蒙受風暴任何損失,都幾乎有得分。一些香港人嗤之以鼻,我倒一向認為,年年派錢,把錢交回澳門人手裏,應該會比怠慢庸懶的澳門政府用得更有智慧。

澳門賭業前幾年最風光時,淨賭稅收入有  1300 億,縱使這幾年稍為回落,本年上半年澳門賭稅收入近五百億,意味着全年單憑賭稅,已足夠澳門政府全年開支,還未計其他方面的稅收。如何用這麼大筆錢,真的好傷腦筋。結果大筆盈餘不懂用好,忽略重要基建設施;口袋富有,配套、軟件皆不足。預警不足,善後混亂,民防緊急應變無啟動,就連多少人失蹤也沒正式講過,結果令謠言滿天飛。

政治經濟學上,有所謂「資源的詛咒」講法,很多國家地區,滿地金銀銅礦,或石油蘊藏量高,表面風光,城市亮麗,但錢來得太易,人們肚滿腸肥,容易不思進取,無動力推動社會變革。一業獨大,也容易扼殺其他產業,令經濟持續單一化,權錢合流,扭曲政策,富者愈富,階級矛盾嚴重。

要掩蓋矛盾,維穩很重要,和諧日日講。駐澳門解放軍於回歸後首度出動救災,協助清理堆積如山的垃圾,有其需要,但翌日澳門喉舌大報頭條「鼓掌歡迎子弟兵,軍民同心建家園」,第一句就是「解放軍出來救災啦,澳門有救了」。壞事又可變喜事,主旋律獨大。澳門傳媒界傳出有記者收到高層指示,報道風災要「報喜不報憂」;澳門主流傳媒飽受政經壓力,平時扮演監察政府角色是都客客氣氣、恭恭敬敬,於關鍵時刻自我審查,早已見怪不怪。

至於多名香港記者不能入境澳門採訪風災,澳門當局否認,謂是因為他們「對內部保安穩定構成威脅」,信不信由你。幾可肯定的是,澳門的香港人入境黑名單,比內地的還要長,連記者的筆都要驚,「內部保安穩定」極度脆弱。

大風災剛好發生於九月中澳門立法會選舉前,市民怨氣會對非建制派有利,成為崔世安的催命符嗎?澳門一向被稱為「半解放區」,立法會中仍有七席由行政長官委任,有如侏儸紀時代的史前化石,廣義民主派只佔四席,異見聲音被邊緣化,監察政府力量微弱。有澳門民主派人士已擔心,資源豐足的參選名單,「蛇齋餅糉」可以名正言順以救災之名大派用場。居民危急之時得濟助,當然是最窩心最感動的時候。誰擁有最多物資財源?除了建制派、還有賭場傑出人士與江湖大佬。

趁選舉,大家可多留意小城政治。澳門只是一個數十萬人口的小城市,連崔世安都能做特首,你就知道澳門政界上層人物的質素,難以苛求;香港人以自身價值觀評頭品足,難免遭一些澳門人非議「大香港主義」;不過,近年澳門被權貴階層吹噓成「三權合作」的楷模,叫香港人好好學習,我們乖乖從命。

認識傳說中的「一國兩制典範」,就能明白香港人死剩把口的可貴,真切體會和諧社會如皇帝新衣、璀璨輝煌的建設如夢露泡影。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澳門文章:


1 comment:

  1. 夢幻泡影,雖然夢露的確都係個泡影 :P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