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3, 2017

Terezin 集中營:暗黑研究精神

(無人迹的大廣場)
街角一景,Terezin 現時住了千多人,多是殘障及赤貧人士,平日少出門
七十年過去,這裏仍是一個鬼城;大街無人,窗戶緊閉,光秃的枝枒無言問天,攝氏零度的冬日,更覺淒清。

捷克的  Terezin,乃非一般的猶太集中營;遊客少到,因為這裏沒有毒氣室、沒有焚屍爐、沒有萬人塚,甚至沒多少遊客告示。Terezin 是納粹德國「善待」猶太人的樣板戲,往毒氣室前暫住的「自治社區」,還騙倒了來視察的國際紅十字會人員,以為猶太人在戰亂中生活安好。

當年納粹德國把歐洲各地的猶太人精英名人,送來  Terezin「暫居」;有著名演奏家、劇作家、科學家、演員、詩人,找猶太人來領導,佯作自治。居住環境擠逼,但集中營內有學校,初中學生還可自撰刊物,由名師教導寫作;營內規劃如正常社區,有高雅餐廳,還有歌劇院、樂隊、足球場,定時舉辦音樂會,表演者皆是頂尖的猶太樂師歌手。


被囚兒童繪畫集中營所見

集中營內有「學生刊物」
活在  Terezin 猶太人,不知道自己的命運。營內定期公告「開工之旅」,吸引成年人報名離開營地做工,有豐厚待遇,結果部分人遭火車運到奧辛威爾,毒氣處決;臨死前還被逼寫下家書,講述遠方生活美好,待一年半載後才寄出,讓外界以為他們尚在人間,繼續掩飾屠殺暴行。

殺人滅族,為何還要裝扮得似模似樣?二次大戰當時已戰連天,死傷無數,納粹德國要殺就殺,為何要讓人覺得生活如常,為何假戲真做?

此行遇上本人旅行史上碰過最好的導遊  Pavel,他是一個歷史研究者,說書人,為這段歷史寫過小說。Pavel ,假戲真做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納粹德國借機會做「社會實驗」,通過不同的囚禁安排,「了解人性」。

例如,欺騙集中營猶太人自願到遠方參加勞動,納粹德國研究,用甚麼宣傳方式最有效?把一家人男女老幼分隔,如何影響人們心理狀態?集中營舉辦文化娛樂活動,要用錢買票,食物與娛樂,人們如何選擇?

烽煙四起,屠殺在即,當年德國人把握機會「做實驗」,還有「對照組」;真實處境,難得機會,非常科學。這種研究精神,盡顯人性黑暗,深不見底。
 
Terezin 街頭,至今,仿若死城

無人迹的大教堂
現在,Terezin 是一個凋零的小鎮,住了千多個殘障與赤貧人士。當年暫居於此的猶太人,八萬多人最終被送到毒氣室。Pavel 說,納粹德國在這裏建設樣板社區,也因為要攏絡鄰國,外交形勢不容希特拉露出殺人真面目,也要向外解釋,那些猶太名人都被移送到甚麼地方;再說,西方文明,殺敵只能在戰場,不能隨便宰殺平民,於是才有    Terezin 這個奇怪的中轉站。

德國人為二戰罪行懺悔,除了殺人,更是因為隱密而又「有系統地」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然要毀屍滅迹,是浩大工程。德國人的慎密與探究精神用錯地方,人性陰暗一面,令人心寒。

Terezin其實是一個平地上的軍事要塞,四邊有壕溝及防禦工事,一角有監獄,囚禁戰俘與不聽命的猶太人。戰爭完結後,部分戰俘不願離開,為甚麼?Pavel 說:「他們寫信回家,說不能走,要留在此地,現在是輪到我們報復,好好虐待德國戰犯。」

這是Pavel的最後一句話,蒼茫暮色中,冷意如刀鋒,言有盡、意無窮。

'Work sets you free'

集中營旁的防禦工事與監獄
集中營旁的處決場地


***   ***   ***

Pavel,他是職業導遊,數十歐羅,遊足一天,回到  1940s年代,戰爭歷史,納粹暴行,重新上了一課,也就明白,為何這一切要牢牢記住。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數年前在Prague買了一本畫集/詩集I never saw another butterfly,全是Terezin裡面的小朋友的作品,才知道這個有學校的"樣版集中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