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6, 2017

曾經發生,故可以再次發生


巨型矩陣中,沒有入口出口、沒有路牌記認、沒有指定你要走的路徑。

無聲的吶喊,無名字的骨灰塚。棺材一樣的混凝土塊;獨行當中,你發現,同行者這麼近、那麼遠;一轉眼,已觸不到、找不着。

德國柏林的遇害猶太人紀念碑,二戰結束六十周年時落成,選址勃蘭登堡門旁;你會佩服德國人自省的勇氣,六十年後,毋忘罪行,在柏林市核心,豎起民族的懺悔錄。

設計者說過,這雕塑群,無名字無解說,一切意義,由參觀者自己詮釋。




最初的構思,就只有這些沉默的柱群森林,甚麼解說都沒有。最後,始終要講清楚,柱群地底,埋藏一個小小展館,入口大字,開宗明義:「曾經發生,故可以再次發生。」




當中一室,暗黑之中,逐一讀出六百萬遇難者中,已知的名字及他們的簡單遭遇,據說幾年才重複一次。

人性的扭曲,後世沒有忘記;遇難的眾生,加害者竟會記念。警惕戰爭、毋忘屠殺的展館與紀念碑,在德國四處豎立。不禁要問,為何如此?

毋忘歷史罪行,並非必然,世上眾多悲劇,很多從未認真記念。

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成為歷史一課,固然因為死亡數字驚人,後世德國人也為獨裁者之「系統性殺人」寒心,要乾淨利落兼隱密地殺掉六百萬人,那是一個甚麼工程,把德國工藝用於消滅一個民族,不堪回首,更要回望。

現實而言,也因為猶太人政經力量強大,更重要是,猶太人在乎。

於是,我們四處聽到看到猶太人的悲慘故事,展館內,沉重的往事,化成一本本紀念書刊,印刷精美的彩色圖書,只售五歐元十歐元,半賣半送,代表着猶太人的實力,有錢、有影響力,他們在乎,他們不忘本。

世上多少民族的悲劇,受害者與倖存者,有錢,也有影響力,但他們根本不在乎;乃因為歷史是勝者所撰;而很多地方,加害者是歷史的勝方,他們仍然掌權,他們不堪回首,也要別人忘記。

***   ***   ***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