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3, 2016

無權者的權力.活不出的真實


老城、窄巷、橋塔、古堡、開闊的莫道爾河、古雅浪漫的查理大橋,捷克布拉格與香港,似乎沒有任何能類比的地方。

有的,布拉格有「連儂牆」的「元祖」,香港金鐘也曾經有連儂牆;捷克劇作家、異見分子、前總統傳奇作家總統哈維爾,提倡和平抗爭,主張「活出真實」(living in truth),對抗「後極權時代」相對柔性的威權管治;捷克當年於鐵幕國家中,較為富裕、公民社會相對活躍,也享受過「布拉格之春」短暫的自由假期。

處境與香港有幾分相似,只是時間差了三十年。

布拉格連儂牆
重遊布拉格,拾起哈維爾大作《無權者的力量》(Power of the powerless) 邊走邊讀。哈維爾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寫的文章,談到「後極權年代」的抗爭。哈維爾寫  1989 年天鵝絨革命倒台前的共產政權,連珠炮發,盡數其虛偽與謊言;有幾段文字,對捷克人而言是過去式,對香港人而言卻太熟悉,謹譯數段如下:

「官僚稱自己是人民代表,工人因階級之名被勞役,消滅個人稱作徹底解放,隱瞞公眾叫作真相大白,玩弄權力說成是權力在民,濫權叫作依法,壓抑文化是發展文化,帝國主義擴張當作支援受壓逼者,缺乏表達自由變成了自由的最高階形式,滑稽的選舉變成最先進的民主,禁止獨立思考變成最科學的世界觀,軍事佔領叫作手足情深。」

「這政權被自己的謊言俘擄,一切只能偽造作假;它篡改歷史,假造現在,虛構將來,杜撰統計數字。它假裝無擁有一套無所不能兼目無法紀的軍警統治機器,它假裝尊重人權,它假裝沒有逼害人,它假裝無所懼,它假裝自己沒有假裝。」

哈維爾談到體制下的個體:「個人毋須相信此等神話故事,但他們必須表現得相信,或最少要忍受,或保持緘默,或與同流合污者好好相處。因此,他們必須與謊言同活。他們不一定要同意這些謊言,他們只須接受自己與謊言共處,已經足夠。結果,這些個體認可了制度,滿足了制度,構成了制度,而成為制度的一部分。」

哈維爾請每個人,在自己崗位中,活出真實,不違背良心,不與謊言共處。當每個人都這樣做,就是改變的力量。

如何「活出真實」?哈維爾在《無權者的力量》中,有一個貫穿全篇的比喻,謂一個雜貨店老闆,聽命掛起「全世界工人團結起來」的標語,他可能從不同意、也可能無細心想過,總之人云亦云,或避免麻煩,不加思索就掛在店內;這種行為,鞏固了體制的合理性,成為幫兇。

哈維爾說,當有一天,雜貨店老闆把他自己都不相信的標語除下,就叫「活出真實」,當人們都揭破虛妄,就是改變的力量。

就這樣簡單?捷克人  1989 年重獲自由,「天鵝絨革命」取名自當年的和平示威,不流一滴血,如天鵝絨一樣順滑;大功告成之原因眾多,此行在布拉格遇上一些當年哈維爾的戰友,有人說,可能因為運氣、也可能捷克共黨不願開槍流血、也可能是公民社會底氣充足、當然更是冷戰結束大勢使然。

暴力不可取,猶如以卵擊石,亦造成以暴易暴。靜以待時,讓壞透的制度從內部崩潰,他們終於等到。

此行又聽到一位前東德人作家,談威權統治下的生活,「生涯規劃」有兩種選擇,to be a liar or to be stupid,騙子與蠢蛋二擇其一;一是自欺欺人,一是裝儍或真儍,視而不見。

若能不願做騙子,又不願做蠢人,「活出真實」就要付出代價。哈維爾在《無權者的力量》中未有明言,當雜貨店老闆拒絕掛起違心標語,將面對無盡的麻煩與報復,而成果卻遙遠不可觸。在香港,就有立法會議員宣誓時「活出真實」,要彰顯現實的虛妄,官司纏身。老大哥不會輕易放過你。

To be a liar or to be stupid? 條路自己揀。


***   ***   ***

(本文原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版)

相關文章:
冷嘲熱諷兩種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