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查理橋頭.聖殿回聲


每次在歐洲城市,路過大小教堂,總會進去小休,碰碰運氣;有時候遇上風琴練習或詩班練歌,拱頂之下,琉璃光透,風琴氣韻,如天籟之音,有若時空旅行;你回到中世紀的天主教全盛期,錢權在握的教盡收天下兵器,網羅頂尖建築師、工匠、樂師。幾千里路大城小鎮,教堂就是生活的中心,塔頂大鐘指示人們生活的節奏;琴聲迴蕩,放大了神聖,高聳的尖頂叫人自覺渺小服從,沉靜的氣蘊讓人安心舒穩。

不要問,只要信;信念就是力量,that’s it

這天,獨個兒信步布拉格舊城,查理大橋橋頭的教堂,正好有收費的風琴音樂會。壓軸一曲是舒伯特的《聖母頌》,女高音歌聲柔然婉約,懾人心神;一霎閃念,冒起那年那天,拍攝歷史紀錄片某聖誕夜場景《聖母頌》歌聲,剪接時聲聲入耳,如哭如訴,潛藏記憶深處。《聖母頌》之於我,有一分難以言喻,旁人不可能明白的觸動;念往日之日,年華飛逝,聖殿回聲中,心動幡動,眼角竟輕輕濕潤了。

聲音的力量,不可小覷。

浪漫?卻不。

捷克人提醒我們,這些教堂,空有堂皇外表,音樂會都只是為遊客而設;廣場聖誕樹優美,背境的教堂只是外殼,沒多少人崇拜。捷克的無神論者」或「不信神」的比例,排在世界最前列,不同統計,達七成多至九成人口到處都是教堂,但宗教氣氛淡薄,教堂為了生存,只能搞收費音樂會,做遊客生意。

為何如此?當地人說,中世紀宗教戰爭,天主教與新教鬥得你死我活,捷克人早已厭倦;再者,很多捷克人仍然埋怨,二戰時,捷克的教會倒向納粹德國,站到歷史錯誤的一方

梵蒂崗應該清楚知道,在關鍵的道德抉擇時刻,押錯注,對魔鬼視而不見,道德高地崩塌,人民不會忘記。



相關文章:
秘密警察的福音
無權者的權力.活不出的真實

(本文原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