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2, 2016

愛國‧愛金魚

(網上圖片)
在大學出入有一個好處,講座研討多,聽別人故事,雪泥鴻爪,總有啟迪。

最近,聽一位德國人談往事,他問大家,有無留意這幾十年來,德國人甚少掛國旗,不會高呼「愛國」,只是近十年在世界盃足球賽中,才見滿街德國國旗。

他問:為何要愛國?你可以愛家人、愛鄉土、愛一條金魚,但為何要愛一個國家?

德國人有此心態,源自發動二次大戰的歷史教訓。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排外主義三位一體,從來密不可分,當國家機器鼓動民族主義宣揚愛國、製造敵人以團結人心,德國人慎密精準的民族性,設計了恐怖而有效率的殺人機器—猶太集中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如此流水作業式系統化殺人,殺了六百萬猶太人。

德國人悔疚,這段慘痛教訓令好些德國人不以「國」為榮,連「揮動國旗」也不值得鼓勵,「滿街國旗」不會感動,只會警惕,會想起歷史教訓,想起野心家以愛國之名,騎劫人民的悲劇。

中國近年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以愛國、辱華、民族大義之名搶灘,步步進逼。因愛之名,歷史課程要改,便特事特辦私相授受為所欲為;因辱華之名,基本法可以不理,法律隨便任改;口袋裏護照是一國,口裏宣誓效忠是另一國。

有人又會說,中國當然跟德國處境不同,宣傳機器主旋律的歷史觀告訴大家,中國屈辱百多年,現在是吐氣揚眉,崛起了,中國有夢了,愛國愛黨很應該,不表忠就是異類。

但請不要忘記,希特拉當年能凝聚人心,多少都是因為一次大戰後德國「屈辱」的反彈。愛國團結很好,戰亂受侵略時,當然要凝聚人心;現在昇平盛世了,強大雄起了,燃燒國族情緒,所為何事。

特朗普一句「讓美國再強大起來」,看來頗受落;香港獨派宣揚「香港民族」,把本土之愛推向極端、製造對立,也有點市場。

愛國愛民族,劃清你我,製造假想敵,又可以測試忠誠、締造團結,手到拿來,成為美妙的操控工具;愛得偏執、排外仇外,野心家反過來被牽着鼻子走。真的,不如愛一條金魚算了。

***   ***   ***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