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1, 2016

奉陪到底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如何評說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頒了給《十年》?電影業老闆中,有人謂「政治化」、「政治綁架專業」。看看評審者是誰,原來基本上是業界各範疇的工作者一人一票,再加五十五人特選評委投票。

如果是綁架,是界內專業人士綁架了自己?有人操控?誰能操控這些愛創作的人?

若說「情緒主導專業」,那倒有幾分;拍電影是專業,但是評定電影好不好,就不能抹去主觀感覺與時代脈搏。「情緒」,就是遊戲的一部分,何謂「最佳」,從來沒有嚴謹準則。

《十年》一直受到各種有形無形的壓力,電影院落畫時,仍然一票難求,竟然無戲院肯接力;有錢不賺,罪大惡極,實屬香港奇景;國家輿論機器高調大罵,內地網站封殺不准直播。哪裡有壓逼,哪裡就有反抗;為數不少的電影人,回應正是︰奉陪到底。

香港如今的悲劇問題在,當面對一個不講道理、喜歡鬥氣的政府,你是否仍然要沉住氣、百分百專業理性循規蹈矩去回應。

從雨傘運動開始,視民意如無物;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梁特首就偏要挑起事端;旺角「暴亂」,警方高調拘捕學民思潮林淳軒,阻人旅行、傳媒任影,無足夠證據,最後律政司要撤銷控罪,但已玩足你兩個月,警察濫捕濫告,又一堆活生生例子,毀滅警隊,就由有權唔怕濫用的政府開始;一城之首,面不紅也不慚愧,竟會第一時間撲出來宣告我管的城市有「暴亂」,惟恐彈藥不夠,抓緊每個鬥氣機會。

現在要問的問題,不是為何電影界選了《十年》作年度最佳電影,而是為何這幾年間,香港出產了《十年》而且得到廣泛共鳴,為何你的愛國愛黨教育失敗到這種地步?

權貴們不要指向別人,請先望望自己。

而梁振英返屋企湊女,只是止蝕的第一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