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6, 2016

老闆在胸刀在手




話說,本人長期訂閱《明報》,習慣隨身攜帶,地鐵上閱讀。這些年來,地鐵上幾乎人手一部手機,還在讀報紙的人,甚為怪相;車廂擠逼時,更不敢拿出來,免旁人白眼。

有一天,報販派錯報紙,門外留下了某報;這報章,平日已甚少讀,也就看看有何新搞作吧。地鐵車廂裏,拿出某報,未讀,已渾身不自在;原來,有種報章,你在公眾場合,眾目睽睽拿出來,會令人難堪,何止格格不入,簡直如黑洞扭曲空間,醜惡無比,破壞一個美好早晨。

嘩,我匆匆收起「某報」,在車站的回收桶讓它找到歸宿。

也許,這就叫報格。有些報章,你願意拿在手上,每天作為精神食糧;有些報章,你恥與為伍,碰也不想碰。

《明報》突然辭退執行總編輯姜國元,謂要緊縮節流;普通讀者未必知道姜國元何許人,不清楚他的江湖地位。簡單來說,現在行軍打仗,突然有人傳聖旨,謂軍糧不足,要想辦法;為省軍餉,二話不說,皇帝身邊重臣,先拿下那位受人景仰,負責衝鋒陷陣的大將軍的人頭;那是真的資源不足,還是不想見到有人衝鋒陷陣?還是要跪低,先自毀長城,除掉領軍一號人物?

一張報紙的資產,一在人才、二在信譽。如此荒誕兼手法拙劣的裁員,既殺滅人才,亦貶損聲譽,揭示了主事者的智商與胸襟︰我不在乎人才、不在乎質素、不在乎承傳、不在乎培訓、不在乎士氣。

不在乎讀者、不在乎報格。

在乎甚麼?在乎老闆、及老闆的大老闆。

有位明報前總編輯曾說︰「真理在胸筆在手,無私無畏即自由」。

今天的明報總編輯,心胸只有老闆,握在上手的,不是筆,是染血的刀。無私無畏?開口埋口老闆,順從老闆旨意,一切無所畏。

香港眾多新聞媒體,薪金不留人,加上車衣女工分工細,記者成長慢,老闆驚青,處處自我設限;有經驗有見識的,留不住,老闆也不想留住,除之而後快。想在香港找一個正常的newsroom,很奢侈。

在陰謀與陽謀間借勢,在主子的魔爪下既私亦畏。《明報》員工在報館外牆貼滿「不明不白」字句。其實,沒有甚麼不明不白,一切明明白白。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