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2, 2016

其實我不想再寫梁振英

然後,我看到了曾俊華的blog,不得已又想起梁振英的悲劇。

曾俊華blog,由重遇故人,談到當年父母陰差陽錯留在香港,命運不由你選擇,偶然之下,香港是我家,引伸到何謂「香港人」。寫得用心,力度恰到好處。

評一個人,有時不用看太多甚麼,就看看他找來什麼人,寫什麼blog;就看看他容得下什麼文膽,有什麼人願意為他做事。

曾俊華背後的文膽(當然他自己也有input),從真實故事說起,微言大義,就算大家未必同意是高人,最少是一位正常人;而梁振英,他的能耐是呃嬲,他的主題是一帶一路,背後的文膽,叫白宮發言人… []

又看看梁振英競選時,身邊兩位智囊的下場,一位叫張震遠,一位叫劉夢熊… []

又看他委任的平機會新任主席陳章明…[上任第一日,完]

又看看梁特首一家…[未完]

明明小菜一碟,也搞到民航處機管局航空公司保安公司全香港市民一個星期來圍住你團團轉,虛耗了多少光陰。

「我爸是特首」一事,為何機場職員破例為梁特首女兒送行李,惹起眾怒?無他,因為「特權」。

梁特首說沒有行使特權,如果這是真的,即是人人皆有權要求,以後航空公司職員多得你唔少。

你或者狡辯說,這是航空公司「酌情」處理,但甚麼情況能酌情?有何準則?若是特首千金因老爸之名而獲酌情,這不叫特權叫甚麼?

民航處現任前任高官則謂,無違規,是常有做法,若是「熟客」,航空公司可以代送行李。國家元首外交使節,有特權不出奇;但梁家三小姐,為何能享特權,就需要解釋,最少眾航空公司職員不認同,謂規矩嚴謹,從無例外;而民航處亦說不出特權人士清單,也不敢說明是否人人有權永不落空。

若非「特權」、也非「酌情」,唯一解釋,就是「施壓」,職員莫敢不從。

梁特首又說,無施壓。

女兒不是五歲小孩,更非少出門的大家閠秀,何用勞煩老父親自在電話向職員查詢?

梁特首說,電話交流沒有施壓。誰都明白,電話裏的聲音就是壓力。傳媒審查,不用直接說「你不准寫」;高官施壓,更不須表明你不服從的後果。

梁特首今朝又說,行李的處理由保安人員及航空公司人員決定,不是由他或他女兒決定。即是又係那番話︰梁特首從來無錯,所有錯都是他人的錯;若有違規,那是其他人違規。

不屑避嫌,有權盡用,絕不吝嗇,正是一葉知秋。

香港人,日日夜夜在電視,就見到一群特權階級團團轉。身家富裕,本來已能享受更多機會更好教育,政治制度傾斜,特別眷顧商人富人,有錢更能換取更多權力,然後同一群人上人,在立法會操控撥款,在小圈子有權選特首。

他們慣用特權,騎在每個人頭上;他們習以為常,自視高人一等;特權就是特權,不容抵賴。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5 comments:

  1. 689唔知幾L開心, 香港人的悲劇就真。

    ReplyDelete
  2. 一件行李,載著的叫做大陸文化:領導有特權。香港從各個方面爛到出面了,警隊,廉署等政府部門先死,然後到機管局這類法定機構。 — 轉載網友看法,講得很好。

    ReplyDelete
  3. 係時候推翻帝制,起來革命,香港建國

    ReplyDelete
  4. 689全家都是一丘之貉,高學歷低品行的特首次女只能說是遺傳了父母的最壞DNA。

    ReplyDelete
    Replies
    1. 香港不應該有「官二代」階級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