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16

保育繁體字



立場新聞製圖
因為教育局諮詢文件的兩句話,繁簡之爭再起。本人有一個不愛簡體字的絕佳理由︰本人的姓氏,由「區」變作「」,非常不幸。

簡化字簡化了自己的姓氏,好好一個「品」,變作無品,再在中心重地,狠狠打一個大交叉,小姓筆劃不算多,如此簡法,不明不白;簡體字陰影,從童年開始,刻在名字上,揮之不去。

撇除私心,繁體字本應列作受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一如京都奈良的唐招提寺,中國盛唐建築真品,絕大部分早於中原戰火中湮沒,卻遠在東瀛一隅,由國仇家恨未了的日本人悉心保護,屹立一千二百餘年,豈不令人涕淚交流。

多少次,人在旅途,在天涯海角窮鄉僻壤寫日記,總惹來奇異目光,驚嘆「這樣的字你如何學得懂?」。每次從內地回到香港,街角招牌上的繁體字,就是城市的標記,家鄉的親切感,滲透在每個繁體字中。

繁體字珍貴,一如瀕危物種,雖未到滅絕邊緣,也應認真保護,否則有朝如盛唐木建築,只能於鄰國一睹真迹,情何以堪。

保育常識ABC,一方面能用多用,也要保育原生動植物,不能培育入侵品種,扼殺生存空間。縱使字型會轉變,往日筆劃由繁到簡,或由簡入繁,都是自然而然,順勢演化生滅;簡體字由強力部門介入改造,教育系統中傳承複製,正是文化基因改造工程,工具或有其價值,也不應喧賓奪主,不應危害原生物種。

中央集權大一統,廣東話也快要式微;教育局若資源太多人手過剩,擦鞋擦唔切,不如認真保育繁體字,多多提倡廣東話,一千二百年後,會有人多謝你。

***   ***   ***

相關文章︰
方言與槍炮 
為何中國沒有省旗市徽?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1 comment:

  1. 量变到質变的过程。遠睇新疆西藏,近睇广州。不过泛民只要系鏡頭面前譴责TVB和声称今日系香港广播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便可收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