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8, 2016

欣賞自己的回聲



網上圖片
曾幾何時,能出一本書,在報章專欄有個地盤,旁人就刮目相看;就算未是名家,也當你是文人,格子自說自話,文采未必風流,也得幾分崇敬,因為你有「話語權」。

曾經以為,自己見多識廣,文章不算很失禮。今天互聯網上,專家一地都係,任何題材,稍有差池,或論述欠邏輯,或事實欠全面,難逃網民法眼。

三數十年前,法律、經、政治、科學、歷史、文學、哲學,各界達人,大隱隱於市,縱使有爭議言論,專家們未必有心力撰文反駁,甚少躍躍欲辯,也未必有方便渠道展開討論;縱使報章雜誌有園地有筆戰,辯論周期以月計以年計,難以凝聚眼球。

今天,任何爭議言論,一夜之間網上瘋傳,遍地開花開片,粗口中有真意,串嘴中有幽默,躁動中也有理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出手秒殺的專家,有學院派、有自學成才者;網上新天地,材料浩瀚無邊,有心人好學人,只要認真尋索,自成專家不是夢,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提醒每個人,要不停創造自己的價值,才能與時代同步,不致落後太遠;也提醒我們,專家與庶民的知識鴻溝在收窄,老鬼與年輕人的知識層面回到同一起跑線,只在乎你有無心力,在網絡世界游弋。

虛擬世界很真實,可讓人學會謙卑。

虛擬世界很真實,也能以驚人的倍數,放大人的愚蒙。

通訊軟件便利,社交媒體聰明。世途紛亂時,謠言光速傳播,「洗頭艇」論夠荒唐,慘得過有人信;「旺角暴亂令股市旅客大跌」,恐怕再說下去,歐美金融風暴都源自砵蘭街。

互聯網世界,博大又精細;臉書體貼,為你選好了你想讀的,送上你最想見的朋友。甚麼小眾的興趣,瘋狂的想法,你總能找到同道人,叮噹俱樂部,敢死行山團,「寧為玉碎不作瓦全」一族,「射死啲暴徒就最好」一族,一聲呼喊,總有和應,沆瀣一氣,鑽進小圈子,活在回音谷的世界,欣賞自己的回聲,捲入激進的螺旋。

互聯網打破舊媒體壟斷,權威淡出,人人初嘗話語權,不免興奮,然後自信爆棚,分化再分化,走向兩極,不能協力,不可能有共識;每個人僅有的智慧與心力,追不上資訊速度,化不開是非糾纏;權威不再,虛假訊息流傳,晝夜無間,難以分辨。

互聯絡活生生告訴大家一個殘酷現實,雖然人有理性,但大部分人大部分時間,理性閑置,不思考。

網絡無分國界,全世界都開始感受到社交網體充權充血的潛在力量。充權,讓弱者發聲;充血,令人亢奮沸騰;回聲響亮,則反饋循環,無休無止。

香港很獨特,國際大都會,自由的互聯網,卻遇上貧富最懸殊,政治權力不公義、躁動的蟻民、好鬥的政府、傲慢的國家;疊加起來,隨時隨地,都能捲起一場完美的荒誕風暴。

當權威陷落,新興力量碎散,世界變得陌生,往後的變化,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大家都回不去。怎麼辦?沒有怎麼辦。也許,離線一會,可以騙騙自己,這世界,還有平靜的一角。

***   ***   ***

相關文章︰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改寫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