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焦點追擊》‧我們的新聞理想國




奧斯卡新鮮出爐最佳電影《焦點追擊》,沒有槍林彈雨、沒有蠻荒冒險,一場場辦公室對白,卻看得熱血沸騰。

一步一步前行,看着真相漸近,眼眶中有滴不出的淚;那種新聞工作者能深切體會的激動,竟然拍得出來。

故事改篇自十多年前轟動美國之神父性侵犯兒童醜聞。平實的鋪陳,精警的劇本,淡淡道出久違了的新聞理想。

是的,久違了。尤其,在我們的香港。

首先要說,故事裏,有一個人從來無出現過,亦無任何角色,那是《波士頓環球報》的老闆。誰不知道,資本主義的商營傳媒中,唯一享有新聞自由的人是擁有新聞媒介的人,老闆肯放手,才有真正的編輯自主。當今香港傳媒,有多少老闆,出了錢而又願意不說三道四,不指指點點?而且,還會委派一位真正有見地,敢於挑戰強權的老總?

報紙有一小隊調查報道記者,四、五人,專責深入報道,數月至一年,才有一輯深度報道。環望香港各大傳媒,誰還有這種奢侈?調查報道,投入資源多,回報不穩定,隨時食白果,更容易得罪人;對很多傳媒而言,調查報道成本大,風險更大,寧願不爭先,不求獨家,只求不會獨漏,跟人口水尾。

故事裏,有一位新到任、外地來的總編輯,他看似老謀深算,第一時間似想削減生產力低的調查報道組。(此段以下兩句劇透了)怎料,他因為是外地人,完全沒有任何利益包袱,不須向任何人賣帳,不閃縮,不怕開罪人,指揮若定,筆鋒直指問題核心。

信仰的力量,令人強大,也令人偏執,揭穿結構性的神父性侵案,會得罪很多人,刺痛信徒純良的心。是追尋真相、為弱者發聲,還是維護社會和諧,忍氣吞聲?

故事沒有主角,沒有單一的英雄,信念不怕子彈;記者團隊合作,人權律師不離不棄,受害者努力不懈,合力踢爆橫蠻惡勢力。

此時此地,信仰結合權錢,滲透傳媒,再由傳媒日以繼夜夜以繼日,重塑權錢是尚的信仰,循環不息,無終無止。更有甚者,調查報道的力量,不對準強權,卻針對弱勢;傳媒角色之所謂 watchdog 看門狗,變成名副其實的一頭狗。

《焦點追擊》,做記者的要看,想做記者的要看;做律師要看,想做律師的要看;所有仍然相信世上有公義有天理的人都要看。故事告訴我們,所謂追尋公義,不是一兩個行業的自high,只因為,有一天,你與我,都可能是強權施虐的受害者,’it could have been any of us’.

對我這個無做記者好耐的人而言,《焦點追擊》,可能只是吸一口精神上的鴉片,為逝去的昨天聊作哀悼。

我想不透,當《焦點追擊》那位男記者終於找到關鍵文件,在馬路上狂飊截的士,普普通通的一幕,我為何心跳加速。

眼眶裡的那滴淚,在掉與不掉之間,沒有人具資格為香港的傳媒流一滴淚。淚,只為自己而流。

***   ***   ***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更新版)


3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隊crew係領獎後於台上的致辭好正!

    ReplyDelete
  3. 少年時夢想有天當記者,幸虧沒當上。 眼眶淺,容不下大滴淚。心胸窄,包不住不公不義。
    謝分享。借分享。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