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6, 2007

念青唐古拉山.西藏


  那天,過羊八井,翻念青唐古拉山,雪山上厚厚積著一層不散的雲。

  西藏的地名,引人暇思,透著西域的荒涼、留有吐蕃的餘韻。「那曲」,是絕唱;「可可西里」,神秘感如泉湧;「念青唐古拉山」,溫柔得有氣勢;「墨脫」,超然物外;「岡仁波切」,是聖地神山;「南迦巴瓦」,是世外高人。

  羊卓雍錯、納木錯、巴松錯,每個美麗的湖,都是「錯」。

  「墨竹工卡」,很武俠;「工布江達」,很市集;曲水、浪卡子、堆龍德慶,小鎮的名字,如異邦的詩。

  現實總是殘酷,有人的大鎮,總有一條「北京路」;有遊客的地方,就有貧富懸殊。夢想中的西藏,只在小鎮與小鎮之間,那些渺無人跡的荒路上。

  有時,萬里路走過了,還是想,不如讀萬卷書。當好書難求,淡出鳥來,又想,還是行萬里路好。縱使看不到念青唐古拉山,總算見到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