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6, 2017

劉曉波的理想國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更新加長版)

傳來劉曉波患末期肝癌的消息。

不要忘記,他妻子劉霞被誅連軟禁情緒崩潰,他胞弟劉暉被指控莫須有的詐騙罪重判十一年。除了劉曉波一家,還有一眾在囚與世隔絕的敢言維權律師。

掌權者、小粉紅與愛國賊一干人等,批評香港人回歸二十年都不夠愛國。愛,首先要搞清楚,你究竟愛的是甚麼?當國和黨難分難解,你如何去愛。

香港愛國教育風再吹,深紅愛國學校校長傳聞獲委任做教育局副局長,林鄭月娥謂要由小學開始教孩子「我是中國人」,現時有幼稚園已經每天唱國歌,灌輸國家民族意識,教育局長謂國民教育從未停過。國歌聽得多,電視台每日主要新聞前,播了十幾年,大家有沒有更愛國?所有血脈沸騰無意識亢奮,一個劉曉波就讓人看清,都是精心堆砌收買人心的一台戲。

愛國推手們都有一個錯覺,以為大陸的一套在香港行得通。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在內地灌輸得淋漓盡致,有其歷史源由。從赤貧到暴富,從鎖國遺民到去外國旅行店員都要遷就你學普通話,乃這一代中國人的經歷,真的很愛國未必,但自豪感總會有。香港人經歷的,乃從最高峰緩步衰落,真的不愛國未必,但就是熱情稀缺,也不須日講夜講。

內地愛國教育成功關鍵,也在強力操控傳媒,黨的新聞喉舌中,西方社會只見爭拗亂局,神州大地總是欣欣向榮,國家博物館主題展覽反覆論述共產黨如何帶領中國從鴉片戰爭的屈辱站起來,中央電視台播出的《我的1997》慶回歸劇集,主角是因為畏罪潛逃而「流落香港」的罪犯,當然不是攀山涉水都要逃避共產黨的難民。

猶幸香港尚有一丁點自由,洗腦愈厲害、灌輸愈厲害,現實所見落差愈大,謊言說一千次就想變成真,正是難以去愛的根由。

看看香港二十年來的民調,首十年,縱使當時香港人不滿董建華施政,但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及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程度,一路提升,轉捩點在2008年。發生什麼事?汶川大地震香港人血濃於水、同聲一哭,紛紛捐錢,卻發現捐款亂用、追究學生死亡豆腐渣學校者陷獄;北京奧運堂皇奪目,背後卻是妄顧幼兒健康掩飾毒奶粉醜聞。落差愈大,離心力越強。

2008
年,也正是劉曉波與一眾知識分子發表《零八憲章》最後的吶喊,劉曉波於12月陷獄,從此失去自由。

寫於2009年,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現在有一大批人,最喜歡檢視你愛不愛國、如何愛國、愛得夠不夠。劉曉波期盼一個他理想中的國家,勇往直前,焚身以火。愛國兵團們,若你不想自己面目太可憎,請讀一讀。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猶幸香港尚有一丁點自由。
    猶幸香港尚有敢為自由發聲的你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