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2, 2016

廚工大罵李卓人


選舉結果揭盅的早上,大學的學生餐廳,電視永遠開着大台的新聞台,正直播李卓人訪問。

工黨在選舉中大敗,畢生組織工運的李卓人亦落選,他一臉大方從容,謂接受選民選擇;一位廚工,突然走到電視前,他穿着白裏透灰的工作服,大聲指罵,似是向全canteen的人發表演說:「李卓人正仆街,同共產黨作對?又搞埋果個黃之鋒,嘿,收人錢嗱……」連珠炮發,罵了大半分鐘,粗口不盡錄。這位廚工語氣有點怪,說到「共產黨」時,不是欽敬的語氣,而是「黑社會你都敢掂,抵你死」那種語氣。

餐廳裏的學生,無人理會,繼續低頭吃餐蛋面。

也許香港不需要「工黨」,也不配有一個「工黨」;也許,「工黨」從五年前成立開始,就改壞了名。

香港早已沒有傳統意義的「工廠」,工人階級在萎縮,有的,叫「僱員」;看看大學餐廳四周的學生,大部分人將來都會打工,但沒有多少人,當自己是「工人」或「打工仔女」,他們叫自己「專業人士」、「自僱人士」、startuper’,  ‘freelancer’

看看自己,離地而下流的偽中產,以往從沒有投過李卓人一票,這個選擇理所當然吧,「工黨」不是由工人來投票支持嗎?再看那位廚工,他是工人,屬於工黨主力關顧的階層,但是政治爭端點燃了仇恨之火,本應站在同一陣線,這麼近,那麼遠。

究竟誰會投票給工黨?泛民支持者中產比例較多,自稱工人的較少;但工黨不只關心工人,也關心弱勢與民主公義自由平等嘛;但是,關心工人外的弱勢社群或其他議題,眾聲喧嘩紛擾中,只有張超雄形象較突出。

我家有一個非常不光采的傳統,每次投票,總會策略性投票(與雷動計劃完全無關),家中總有一票,留給一位危危乎的候選人,到最後,這位候選人總會難敵宿命而僅敗。

是年,這票投了給李卓人。

在香港,很多人還以「世上最自由經濟體」而自豪,有返工無放工叫勤力,超時工作是美德,有假不放叫好員工,標準工時會減我收入,綜援養懶人,假難民罪該萬死;被剝削的人,無力探求不公義之源,習以為常,然後認命;反正存在就是合理,既定制度如此,遂默默接受,進而助紂為虐,誰人打擾,或提出反對,就是破壞和諧。

而這種人,真的不少。

這個社會,階級分野被政治斷層割裂,權柄的魔咒,鼓動窮人踐踏窮人,弱勢恥笑弱勢。真正關懷弱勢與工人的政黨,對不起,香港沒這份福氣容納你。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1 comment:

  1. 新西會重選、李卓人會踢何君堯出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