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9, 2016

葉劉,你呃人




聽到葉劉承認「誤導記者」,我很憤怒。

嬲係有原因的,早前做節目,談到「葉劉車,當選日入中聯辦」的話題,我特別臨場加插,講葉劉的回應,謂「當時不在車內,只是送書」的說法。堂堂行政會議成員,直選票后,紀律部隊精神領袖,大話怎會隨便講?

相信你,結果就信錯了。

讀多一次,對比,短短幾句,包含了多少個大話,多少語言偽術?

當天說法:「本人當時不在車內。」(其實她坐在車內)

當天說法:「不清楚為何司機會逗留逾50分鐘。」(她當然清楚,因為司機等她50分鐘。)

當天說法:「選舉後感到相當疲倦……容海恩點票時,頂不順要早點離場。」(相當疲倦,徒弟當選等不到,原來也要去中聯辦)

當天說法:「每年均會送書給官員,只是今年選舉較忙,司機亦忙,所以選舉完後再送書。」(今天說法,「對方有急事與她商討。」)

然後今天說︰「為誤導記者道歉。」

這不叫誤導,這叫行騙。

入中聯辦為何不見得光?車為何要落布簾遮掩?見了人為何不認?

是甚麼權威人士,叫葉劉隨傳隨到?堂堂下任特首熱門,為了掩飾順口就呃人?

中聯辦組織了契字幫干政,契仔契女契弟契媽契孫成群,家族繁衍,難以盡錄,請大家不要習慣。

周永勤講述遭威逼經過,其中一次,

,直接談到中聯辦影響選舉的方法,直指新界東勝出的新民黨容海恩得到中聯辦畀票,田北俊舉例,比例代表制下,只須操控一萬票,最後分畀一兩個候選人,就好大機會贏到最後一席,而中聯辦近年栽培了四個律師,不再栽培工人階級。田北俊作為建制派的壞孩子,曾是中聯辦座上客,他講的話,要信,信八成。

輪到葉劉,她出入中聯辦,不奇;最奇在,為了掩飾,一向形象正直敢言的她,大話都照講。

不如又看看《基本法》,第十三、十四條寫明,中央政府管防務外交;第二十二條說,「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政制的改革,2004 年以釋法藉口修改基本法,已經插手去管;在現行政制下,誰當候選人,市民選哪位,不算國防外交,純屬香港內部事務,中聯辦管甚麼?

這叫直線抽擊基本法。

這群中聯辦契字幫,全部參選時都簽了確認書,擁護《基本法》。中聯辦干預選舉,這幫受益人是同謀、是共犯,他們一同違反基本法。律政司有沒有研究,阻止他們宣誓就任,控告他們發假誓、作虛假聲明?

若要控告「講獨」候選人「作虛假聲明」,請記住不要搬龍門,這幫中聯辦紅人,同樣沒有擁護基本法,違反第二十二條,而且他們不只「講」,更涉及各種助選行為,有局內人指證,環境證據,最少比「講獨」確鑿。

中聯辦的手,已經伸得很長。大家唔好慣,千祈唔好慣。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