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1, 2013

自由行在中大



近一兩年來,中大校園出現自由行旅客的足跡。不需奇怪,畢竟山頂的合一亭也曾獲選成為香港的另類旅遊景點。(CNN)

大學校園裡的自由行旅客很容易辨認,他們講普通話,拿著相機;他們明顯不是內地同學的家長,因為他們無人帶路,而且,他們還手持導遊書問路。

這天,在新亞碰到一對年輕情侶,他們沿小百萬大道慢行,游目四顧,操普通話,拿著單反相機。他們在錢穆圖書館門前徘徊,似乎在享受迷路的樂趣,我等冷漠無情香港人不便打擾,擦身而過。而我又實在太八卦,在人文館走廊回望這兩位遊客,看見他們在圓型廣場的牆前停步,開始對著玻璃櫃裡一張告示拍照。

拍告示,有什麼好拍的?

那面「牆」,實在不知正確稱謂,廿多年前,我們叫「大字報牆」。那些年,「大字報」已經不算多,但八九六四前後,大學四改三爭議,一些社會、校政、民主發展議題,同學們大筆一揮,貼在牆上,師生路過駐足閱讀,也是校園一景。

後來,大字報牆開始沉寂,然後,一切都規範化了。「告示版」仍在,但書院設了玻璃櫃,免紙張日曬雨淋,字體細小,玻璃反光,那條走道上,我從未見過任何人會駐足觀看櫃裡的告示。

兩位遊客,有什麼好看呢?

那位男的,還拿起相機,嘗試不同角度,要把其中一張告示照下來。

是什麼挑起了他們的興趣?

我回頭,落樓,追上前看。

八卦,真的八卦。

他們有興趣的,是這張告示。

實在沒什麼。

是有關學生參與校政的民主選舉問題。


有一種空氣,我們早已習以為常,其實,可以與人們分享。

相關文章:
水塔,我來了!
馬料水價值   (天人合一亭) 

中大博群正舉辦一人一景點徵集活動,這告示,明顯是景點之一吧。

4 comments:

  1. 春天, 中大是一個好去處, 不獨對內地遊客, 本地人也是. 崇基湖畔的花樹, 新亞聯合的雲霧, 逸夫的徧遠, 都是不同的韻味. 天人合一亭, 新亞一角, 卻是襯馬料水一帶未被地產商大舉侵蝕前, 應要好好拍照留念.

    ReplyDelete
  2. 吐露港旁的豪宅已陸續建成,猶幸中大山城還高,大致還擋不了。近日天氣適泰,雖然逃不了空氣污染,但也竟是少有的樂土了。

    ReplyDelete
  3. 我反而對那張大字報的內容有興趣,因為我認識的「組織死老鬼」大多歡迎直選。

    不知道近年是否有新規矩,不過我很懷疑第一點是否成立。因為中大學生會會章向有「代表一經派出,未經代表會同意,不得撤回」的保護條款。理論上書院學生會可以委任自己喜歡的人,但一旦委任後他們投票違背書院學生會意願,你也沒他辦法。你連彈劾他也要中大代表會同意才成。所以嚴格而言,「沒制衡」這一點無論委任直選,都沒分別。

    (老實說,如果代表委任後,要服從書院學生會的意見,那其實也很恐怖。因為這樣他們就不能以中大學生會的整體角度去做決定了。)

    不過我倒同意第二點的憂慮。如果投身直選同學不多,書院學生會也不能委任代表補充的話,那麼代表會的工作肯定會受很大影響。不過我認為這影響中大代表會本身,多過影響甚麼「書院學生會代表權」。

    (當然反過來說,委任制度存在也是很少人參與直選的因素之一。既然沒人參選我就可以等書院學生會委任,那又何必辛苦去直選呢﹖我讀書的年代也只有一個曾當幹事的同學,後來去直選當代表,其他人都是等委任的。等書院學生會開會雖然麻煩,但總比參選簡單得多。)

    第三點更說不通。既然直選代表也是以書院為單位選出的,那麼他們自然亦應該在制度中被視為「代表書院學生觀點」的人,怎可能只有書院學生會壟斷這一點﹖如果連直選的代表都不能代表書院學生,那麼只是隨院系會選舉內閣順便產生的院代系代又真的能代表書院學生﹖

    —三十中代表會章主 (當然代表身份也是被委任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