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13

積極恐慌保平安


區家麟|絢麗荒涼 (原文1/3/2013 刊於《信報》,本文為「平安貼士」加長版)

出外遊歷,常會自陷險地,有時是因為「人一世物一世乜都試吓」、有時是自我催眠「難得機會為何不多走一步」;更多情況,乃明知路途險惡,偏向險中行。

算是浮光掠影踏過一些天涯海角,遇過泥石流、感受過高山反應、在非洲沙漠深處反車、被困懸崖不上不落、穿避彈衣防狙擊手。每次脫險,都感恩尚能呼吸;每次飛機落地安全歸來,都慶幸手腳齊整。除了因為運氣,或命不該絕,也許和本人「恐慌成狂」有關。

「積極恐慌狂」(constructive paranoia) 一語,出自戴蒙德 (Jared Diamond) 新作The World Until Yesterday的一章,作者以親身體驗,講述於新畿內亞攀山涉水考察時所感悟的「安全意識」,簡單而言,要時刻留意並規避風險,達到一個偏執、恐慌的地步。也許旁人會取笑你杞人憂天,但長遠而言,是出門在外的保命方式,平平安安回家來的有效保證。

話說有一次,戴蒙德初到新畿內亞,他聘了嚮導與挑夫,遠赴深山觀鳥,在一山脊紥營露宿;戴蒙德選擇於一棵大樹下紥營,但當地人堅持遠離大樹,因為那是一棵枯樹,可能倒下;戴蒙德當時不以為然,見到枯樹粗壯未腐爛,也無風,照樣紮營。故事沒有戲劇性發展,他安然度過幾晚,後來慢慢發現,山中露宿,常會聽到奇怪聲音,那是大樹倒下的空谷迴音;再查資料,原來當地很多原住民的意外死亡原因,排首位的,正是被倒下的大樹壓死 (其他高危因素,是爬樹時跌死、蛇蟲叮咬等)

戴蒙德粗略計算,縱使被枯樹壓死的機率很低,但當地人長年在樹林活動,長期暴露於風險中,累積起來,宿於大樹下,就成為高風險活動,意外死亡的第一位。部落社會中,原住民常會親歷險境、目睹死亡,安全意識高;故此,人在異地,入鄉隨俗,要相信傳統智慧。戴蒙德半生在「蠻荒」活動研究,以「積極恐慌」概括,首先不作無謂的冒險,例如絕不玩高危活動「笨豬跳」;旅途上要作最壞打算,預備可能出現的危險,深入熱帶雨林,接種預防疫苗、吃瘧疾預防丸,事前探路,聘資深嚮導,皆必不可少;不逞強、不貿然犯險,不輕率大意,方能駛得萬年船。

讀到「積極恐慌」一語,我心舒泰,如找到知心友,因為一直以來,本人以「恐慌」心態,以求旅途上保平安,常覺自己窩囊,太不瀟灑,有時更遭旁人投以奇異目光。

例如,上高山,必備高山症藥物,並嚴格遵從每天最多上升海拔三百米的限制 (因為見過同行人幾乎陷於昏迷);大城市,不立高樓之下 (怕高處墮物);深山峽谷,無論晴天陰天,不立峭壁之下 (因為見過泥石流這在眼前滾過);不玩笨豬跳熱氣球 (除了安全措施信不過,也因為孤寒);長途車上,有機會的話常與司機談天,免他睡覺 (試過司機睡著了,把車開了上路肩)。最重要一招:坐車要載安全帶,它曾救我小命。

多年前在非洲納米比亞沙漠深處遇上車禍,車子轉彎時,在杳無人煙的荒漠裡凌空側翻轉體三周半,定過神來,發覺手腳頭尚在,竟而半點損傷也沒有,才真正領悟安全帶神妙之處。自此以後,每次上車,扣安全帶就如呼吸一樣,自然而然,變成反射動作。

安全帶的道理很簡單,就是把你貼貼伏伏安頓在座位上,飛來橫禍時,不致於變成空中飛人直撼路旁石壆路牌燈柱,減低掉進山溝懸崖大海跌死撞死淹死的機會。不過這些道理,平日說起來,人們只覺你迂腐酸臭,惹人討厭。內地司機每看到我千方百計要從名貴坐墊裡找安全帶,總略帶鄙視眼神;小命要緊,我才不理。

有人會說,人總有一死,太「恐慌」會破壞遊興;問題在,你永不外遊,安坐家中,會有地震;漫步沙灘,也會遇上海嘯。其實「積極恐慌保平安」心態,在大城市也合用。美國人意外死亡的「殺手」,依次是車禍、酒精、槍械和做手術。小心駕駛、小心過馬路、記緊扣安全帶,老套的勸告,卻最實用。

每個獨特的旅程,都是冒險。枯樹會倒,我們不會因此避走森林,但我們可選擇不睡於樹下;無限風光在險峰,我們以身犯險,但永遠「積極恐慌」,當大步跨過,就成為最美的回憶。

祝願每位旅人,都能平安回家。

***   ***   ***

更多有關Jared Diamond新書The World Until Yesterday: 古人如何湊仔

有關偏向險中行:
撞毀了的他他巴。每一次獨特旅程,都是以身犯險。

***   ***   ***

附帶一提,旅途上本人如何「積極恐慌」、「偏執成狂」,希望保一時平安:

財物安全,被劫被搶,失財事小,在異地失去證件或身體受傷就很麻煩。導遊書上的治安忠告,例如lonely planet說的,千萬要信;如果當地人說治安差,你就真係要好驚。

有關財物:
1. 財物證件放於貼身腰包,money belt式的,貼身,是指放於一層衣服之內,最少貼著內衣,或貼著肚皮。在治安明顯不佳的地方,我常放money belt於腰背,即係貼著底褲。一來避免腰包放在前面似肚腩,二來大賊小偷就算搜身,也不易找到。

2, 平日出外,衣袋裡放零錢及日常使費,付錢時不用掏出錢包,遭打劫時全數奉獻。

3. 小心相機、背包失竊。高危地為露天餐廳,旅館大堂等旅客最鬆懈的地方。在鬧市或擠逼巴士上,背包要放胸前攬實。

4. 財不可露眼,治安差的地方,尤其是南美、非洲、歐洲的大城市街頭,拍照時不要太招搖,動作要快。現在,中國人腰纏萬貫,是搶劫大目標。

5. 在外地,視乎實際情況,避免夜晚出街,尤其是失業率高的大城市,真的,壞人在夜晚特別壞。

有關人身安全:
1. 往三千米以上高山,嚴格遵從高山症預防守則,例如要預留時間適應高山反應,每天只可上升海拔三百米,不急步行,不做劇烈運動。

2. 據本人經驗與觀察,高山症預防藥物「紅景天」,又貴,效用不明顯。應請醫生處方用西藥 (舊藥名diamox),服用劑量可比建議劑量大減一半以上,仍然有效。

3. 峭壁以下,不宜漫步,不宜久留,尤其是落大雨之後。

4. 從來不玩高危活動,如笨豬跳、熱氣球等,一來覺得好貴,亦興趣不大,加上本身的旅行方式,已經有點危,無謂增加風險。

5. 坐車時,不要坐司機旁,最安全位置是司機背後兩三排。有選擇的話,坐巴士一定要坐新巴士,不要省這些錢。

6. 遇上安全駕駛好司機,要大力稱讚,遇上危險駕駛者,要找適當時間指出問題。小命在他們手上,不能掉以輕心。

隨手想起這些,祝平安大吉,touchwood

6 comments:

  1. 謝謝貼士!

    最好下次旅行前,領隊會印備每人一份 XD。附帶一問,踩單車又有無D「積極恐慌守則」? ^^

    ReplyDelete
  2. Totally agree with what you said and thank for listing them out

    ReplyDelete
  3. 新書:《香港核心價值論》

    一國兩制下,中港矛盾為何難以消解?你有否想過,這可能與腦神經有關?

    自從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的香港五十萬人大遊行之後,香港本土意識的研究,成為了文化界及學術界的熱門話題。

    回歸十數載,中港矛盾,不降反升,何解?

    港人與國人,思維差異,價值分歧,本質在何處?

    自由、法治、廉潔……香港人堅守的核心價值,為何在大陸備受冷遇?

    這些問題,或可從「腦」中尋找答案。

    《香港核心價值論》,嘗試從跨學科(文化心理學, 文化神經科學及電腦模擬學)的角度回答以上問題。

    ReplyDelete
  4. 講起我同事都係咁積極恐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