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6, 2013

懶音不解之謎



香港社會有一個大謎團,為何「懶音普及化」?「懶音」的根源是什麼?

早前寫過,本人出身廣播界,對「懶音」特別敏感,往日面試實習學生,驚覺十之七、八學生,都有懶音,而大部分人不自知,亦難於短期內改善。

香港的廣播新聞界,一般對「正音」尚有較高要求,很多有志當電視電台記者的年輕人,卻往往純粹因為懶音問題,被廣播新聞界拒諸門外,甚覺不值。回想起來,懶音問題,令廣播新聞界能選擇的「人才庫」大幅縮減,恐怕是「新聞質素下降」其中一個不能忽視的原因。

有懶音,肯定不是年輕一輩的錯,可能是父母的「錯」、也可能是社會的錯,根源為何,我不是語言專家,曾想過一些原因,但解釋力不足夠。(見《香趕特別痕淨區)

最近翻閱舊筆記,記得在美國進修時一堂語言課上,教授談到有關語言腔調的一種「猜想」。美國教授閑談時,分享他的語言學習經驗,他說,每種語言都有一個口部的「休息位置」(resting position),即是談話時口部張合的慣常狀態。這種狀態,直接影響說話態度。

舉例來說,教授發現,說普通話時,兩唇較為緊閉;操英語的人,口部通常微張。所以說普通話時,你嘗試嘴唇常閉,尤其說完一句就輕輕閉起雙唇,說起來會有明顯的普通話腔調;說英語時,每字每句之間,盡量保持口部微張,說出來的腔調口音,就較像我們聽慣的英語。

同學們大夥兒嘰哩咕嚕地試了一會,似乎真有點道理,大家還有新發現,中國人聆聽別人說話時,常把嘴唇緊閉,自然會發出「唔唔唔」聲音,唯唯諾諾,比較含蓄的感覺;嘴部微張與人對話時,則自然常發出「啊啊啊」的聲音,歐美朋友說話較誇張,常七情上面,動不動大驚小怪,睜眼張口大叫marvelous, fabulous, OH MY GOD,態度特別奔放豪邁,似乎與他們口部的慣常狀態有關。

口形與思維態度,是否真的有關聯,何者是因何者是果,沒有研究,難以定論。但教授說,學一種語言,要留意人們的慣常口形,略為模仿這簡單動作,已能形神俱似,減少奇怪口音,這是美國教授學習普通話的心得,信不信由你。

套用這個概念於「懶音研究」當中,也有點啟發。最常見的幾種「懶音」,如把廣東話「冷」讀成「懶」,是由於舌根出現不必要的扭曲動作;把香「港」讀成「趕」,是由於舌根多餘扭曲加嘴唇無端「嘟」長;把「北」讀成「不」、「百」讀成「八」,則是由於口部太有儀態,不願張大。

簡單總括而言,這些懶音的出現,是由於口部常處於一種「扭擰」的狀態,背後的原因暫且不論,但改變的方法,似乎可以先從心態著手:說話挺直腰板、有信心、有中氣、斬釘截鐵、不扭擰,減少多餘動作。

做任何事,循正確「態度」開始,似乎亦適用於改正懶音,這是最近面對懶音問題的一點體會。

相關文章:香趕特別痕淨區

10 comments:

  1. 廣東話懶音 80% 係因為有個音作怪,就是 Velar nasal (ng) ,尾音是塞住氣道,氣自然由鼻出來。
    港與趕,就是有塞和無塞的分別。有時有些字明明不用塞,又去塞,如蜜變成墨。
    餘下的 20% 就是 n/l (腦/老)、 kw / k (廣/講) 等等。

    ReplyDelete
  2. 港人最大的問題除了懶音外, 其實是發錯長,着,重,朱等字的聲母。廣東話只有dz和ts聲母,上面的字就是屬於這兩個聲母。香港人長久以來都被廣東話拼音和英語發音誤導,漸漸地八十年代後出生的人十個中起碼有一半都發錯,你可以試叫他們讀出"着重","充足","津中"等詞語,聽聽有多刺耳。可怕的是,現在無論是電台DJ,新聞報告員,演員,歌星,教師等對下一代有影響的人都是這樣發音。傳媒不應只着重糾正懶音,也應正視發錯dz和ts聲母問題。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你的留言,這問題是我改正學生懶音時,不知從何著手的一點,例如將軍澳的「將」,是 'tseung',非 'cheung',但如何讀出來,沒有那種刺耳的 shhhhh, chhhhhh 聲音? 可否賜教,謝!

      Delete
    2. 叫學生不要嘟嘴應該可以去除「那種刺耳的 shhhhh, chhhhhh 聲音」,因為不嘟嘴去「模擬」ts之類的音,就要一定用舌阻了。

      Delete
    3. 「不嘟嘴」能略為減輕,但似乎尚有成因,又似乎很難純用舌阻而不嘟嘴.....

      Delete
  3. 購買讀成救買這種怪音(所謂的正音),都是由你們這些所謂的廣播新聞界搞出來的,
    還好意思說別人懶音?
    廣播新聞界如此遺禍香港,一眾自命是社會良心,公義化身的廣播新聞界的人,
    竟然一句都不敢說,
    反而說別人什麼懶音,
    這個才是一個世紀不解之謎阿!

    ReplyDelete
  4.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內地人會把CNN讀成"西 un un"

    ReplyDelete
  5. 閱區先生鴻文,一些感想,不吐不快。區先生已不在傳播界任職,文中觀點,自然非針對閣下。容我暢所欲言,不加掩飾,得罪之處,尚祈見諒。

    1)

    香港粵音問題,大致可分兩類。一是相對於「正讀」的「錯讀」,一是相對於「正音」的「懶音」。愚認為,前者較易聽得出來,後者則否。要辨別諸如「你(nei5)」、「李(lei5)」屬不同聲母,聽者須有一定的語言靈敏度,又或者其語言系統中,本身已經有相關音位的對立。

    早陣子,無綫《新聞檔案》回顧九十年代有關「正音vs懶音」問題,記者要受訪者讀一段文字,再看看他們的讀音是否標準。其中一位女同學,將「國(gwok8)」讀成「角(gok8)」。記者糾正:「係國[gwok8]呀。」然後該女同學對曰:「角(gok8)。」她嘗試模仿記者的讀音,卻依然發出[gok8角]音。假設這位女學生沒有其他語言發音障礙,這大概就是該女學生心中根本沒有[gw]和[g]對立的意識,在她聽來,兩者根本全無分別。即如我們的語言系統沒有濁音,初學者未必能即時掌握英語濁音/d/(國際音標)和清音/t/(國際音標)的差異;英文不區分送氣不送氣聲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學中文時未必能即時分辨例如粵語「包」「拋」屬兩個不同的字音。

    至於「正讀」,例如「刊」字,是屬於陰平還是陰上的異讀問題。我相信所有講廣東話的人,就算不知道這兩個讀音是第幾聲,都可以指出 [hon1] 和 [罕] 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讀音。

    2)

    像「香趕特別痕淨區」一類讀音,我也不能接受。問題是,傳媒不斷講「正音正讀」,卻通常將「正讀」置於「正音」之先。原因很簡單:一如前述,「正讀」很易察覺,「正音」則否。

    對學習者而言,如果他本身真的不能區別[n-]/[l-]、[-ng]/[-n]一類音素,學諸如「機究」、「hon1物」、「微補」,肯定比分辨「港」和「趕」輕鬆簡單得多。

    對傳媒而言,這些讀音亦更容易讓他們取得「有社會責任」「注重正音」的道德光環。

    問題是,構讀[扣]有逾20本字典接受,起碼70年歷史;刊讀[罕]有逾20本字典接受,起碼170年歷史;彌字收錄[尼]音的,比收錄[微]音的,多足一倍,亦起碼有150年歷史。這些讀音,究竟有甚麼「正」的必要呢?甚至不講「正」與「不正」,傳媒到底有甚麼原因,非得使用與普羅大眾不同的讀音不可呢?學生真能學到這些「正讀」,又到底有甚麼益處呢?

    3)

    其實,雖說「正音」問題嚴重,但嚴重得來,其實還算穩定,來來去去,不斷提出的,大概就是n-/l-不分、g-/gw-不分、k-/kw-不分、-n/-ng不分、-t/-k不分、ng-/0-相混。但在我看來,傳媒根本沒有意思去改善這個「正音」現狀。反而他們不斷努力去挖一些幾十甚至幾百年前的讀音,封為「正讀」,然後透過傳媒力量,推廣大眾。

    構、購、簷、綜、刊等字,搞了多年,令我們一向使用的讀音(如構讀扣,簷讀蟬),變成「錯讀」。而這五年間,區先生的老主顧又開始「發功」,今次輪到配音組。先是將「冥」字讀[皿]這個有二千年前《詩經》做根據的讀音廢除,改讀[明],並回覆報紙云此乃「有教育下一代責任」使然(按何文匯不接受冥讀[皿],但不少學者接受)。「嬪」字讀[殯],二百年前粵音韻書《分韻撮要》有收,該組將之廢棄,改讀[貧](按何文匯不接受嬪讀[殯])。

    傳媒不斷擾亂粵音,關注粵音問題的人疲於奔命,向電視台解釋你每隔幾年搞一個幾十、幾百年已經通用、有根有據的讀音根本沒意思,而電視台根本不會聽。

    結果,像「懶音」這種可以導致整個語言系統中,某個聲母/韻母完全消失這一後果的現象,大家都不會去理,像構、購、簷、綜、刊、冥、嬪,今讀出現了幾十、幾百年,大量字詞典、學者接受的讀音,傳媒紛紛改讀,以顯出其「教育下一代責任」。而公眾,視線即被轉移,一窩蜂模倣「機究」、「眾合」、「明明中自有主宰」,然後以為自己讀音正到冇得彈。

    試去 Youtube 看看港台「粵講粵啱 - PART 2」節目,十秒左右,你會看到,那個教人「正音」的教師,將「我」讀成[o5]、將「內」讀成[loi6],這正是「懶音」。她卻成功把「構思」讀成「究思」。

    讀音問題,傳媒成功轉移視線,混淆焦點,利用公眾無知,奪取「社會責任」光環。所以,他朝粵音真的習今日區先生講的「懶音」為常,我也無話可說,但請現在在傳媒身居播音要職的人,到時不要無恥到覺得「我哋已經盡咗力」,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是幸。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先生想必是行內人,也很清楚早十年八載,在廣播傳媒中所謂「正音運動」的來由。

      事實上,當年在我們行內也有很大爭論,但似乎何文匯教授一派的看法,取得了主流傳媒的信任,遂把港人習以為常的讀音「復古」,當時,不少中高層傳媒人都反對,但指令下來,大家都遵從,以中小層的從業員而言,沒有「奪取光環」的感覺,自己都覺得刺耳。

      多年下來,先生可會發現,很多所謂「正讀」又打回原型了,傳媒之間亦無共識,「百花齊放」。

      「正音」與「懶音」有很大的不同,「正音」易改,不是口舌發音協調的問題;懶音難改,有很多人窮三兩年之力,都改不到,多年觀察,似乎沒有簡單方法可迅速改善,而社會根源未明,亦難有系統地「調理」。

      Delete
  6. In my humble opinion, 懶音 isn't caused by " 口部常處於一種「扭擰」的狀態 ", but is rather due to the incorrect placement of the tip of one's tongue after saying a word. If you say words like 冷 將 角 港 百 etc. correctly, the tip of your tongue at the end of the sound should be placed naturally behind the lower teeth. Whereas if you pronounced the 懶音 of the above words, the tip of your tongue will be behind the top row of teeth, or even at the roof of your inner mouth. Try it. Therefore, by practicing and controlling the placement of the tongue, 懶音 can be corrected. But another problem is that many people who speak lots of 懶音 cannot even hear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at and the correct sound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