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9, 2013

2003瘟疫蔓延時


沙士,十年。

電視、報章,似乎都急不及待做回顧。什麼什麼x周年的「特輯」,很多時為做而做,未必有太大新聞價值。

但是,十年前,瘟疫蔓延時,世界反轉再顛倒,很多事情不可思議,到現在,仍然覺得不可思議。

(2003香港大事回顧:何志平求簽/沙士初起/病毒謎團/淘大危機/香港「疫埠」)

2003年大事回顧,何只是多事之秋。

這一年的車公靈簽作序幕,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解說「下簽」:「代表我們已到谷底,唔可以再衰。」一語成讖。

二月這個時份,怪病傳聞,師奶搶著買醋煲醋,竟然是真。

當記者的,都作最壞打算,記得,曾經很認真地想過,會否死幾萬人?甚至死幾十萬人?香港就此玩完?

信心跌到什麼低谷?看看樓價就知。我有一位朋友,沙士一年後,買北角電車路旁的45年舊唐樓,980呎,非常實用,你估幾多錢?

130萬。

愛炒樓的香港人見平貨唔執,可見距離末日,真的不遠。

新聞記者出入醫院重災區、接觸病者,隨時有機會感染。當年TVB新聞部,剛好有新辦公室,遂分開兩組製作團隊,互不接觸避免交叉感染,準備一旦有大爆發時,一team人倒下要隔離,也能繼續有新聞出街。

回想起來,是一種末日感覺。

(2003香港大事回顧:張國榮之死/醫護悲情/殉職義士/香港人受歧視/百業蕭條/悠長假期/曙光初露)

不是誇張,當時病毒社區爆發,感染途徑不明。醫生、護士、醫管局高層相繼染病。遊客絕迹,香港人出外,被隔離被歧視,三萬人排隊搵工。

不可思議的情景,我還記得,例如是,光天化日,空蕩無人的海洋公園。

那幾個月,百業蕭條,放假,老呆在家不是辦法。我們響應政府呼籲,振興經濟、出門消費。

還記得那天的海洋公園,吊車還在開動,自動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吊車站職員僵立門邊,悶得眼神呆滯、臉容蒼白。寂寞的吊車,等待不再來的遊人、盛載著詭異的空氣,滑出車站,奔向半空。

遊樂大軍無影無蹤,荒涼的樂園,路旁的海豚卡通笑臉,份外詭譎。

過山車孤獨在路軌上呼嘯,無人排隊。輕鬆地佔了車頭座位,列車開動,讓急風撲面,瘋亂狂叫,世界顛倒再反轉。過山車緩緩停下,意猶未盡,象徵式下車,跑到上車月台,又坐在同一位置。遊人稀落,我們坐上專列過山車,讓世界再反轉再顛倒,好chok,直到肩膀疼痛、骨頭叫救命。

接下來是跳樓機,人們以往為求數秒刺激快感,排隊大半句鐘。那一天,沒人要跳樓,我輕易霸佔位置,升上半空,屏息等待,然後按足劇本,發狂尖叫,只是兩秒太短,再來一次,上落上落上落,直至覺得兩秒太長,感覺如平日坐電梯。

一生人第一次玩跳樓機,一天玩了一世的配額。

(2003香港大事回顧:春天的回憶/起來!七一遊行/爭拗始末/金句連連)

當年製作2003大事回顧,四節內容,有一半是沙士百日。曾經有人問:會否佔太長?現在看來,恰如其分。

第三節,是七一五十萬人遊行紀實。那一年,真的瘋狂了。

有人說,懷念香港人沙士疫症時的團結同心,現在回憶,其實,七一前後幾個月,也是令人懷念的團結時刻。

團結,有時是一種無奈,因為眼前有可怕的威脅。


(2003香港大事回顧:政壇風雲埋單計數/CEPA之始/自由行之始)

2003,不只沙士,不只七一大遊行,不只預示了老董腳痛。那年,還是CEPA之始、自由行之始,看內地遊客滿不在乎的購買力,也預示了今天的深層矛盾。



(2003香港大事回顧:最後,平靜的聖誕維港)

「香港人」三個字,經歷了2003年,有了微妙的改變。

不知為何,這一輯,最尾的roller,很平常的香港夜景,竟然也感動。你會嗎?

相關文章:
製作大事回顧,就像寫歷史。


4 comments:

  1. 一幅相都睇唔到,好感動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全部都是片,我睇無問題,會否是explorer有問題?

      Delete
    2. 電話睇唔到,電腦就睇到,感動ing ^^

      Delete
  2. 當年衰下不是壞事,壞只壞在死人感染的太多,垃圾政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