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7, 2013

練乙錚如是說…



上星期讀到練乙錚這篇《誠信問題已非要害,梁氏涉黑實可雙規》,腦海閃過兩字:「有種!」心想,《信報》會否接到某一方的律師信,想不到,竟然是梁振英的律師信先來。(務必細讀練文,並參照《陽光時務》訪夢熊之特首卑躬屈膝情節,方能心照。)

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練乙錚,他認為,梁振英的反應是「一時衝動」:

「知道這件事時,有點意外,我覺得,一個理性的反應,不應係咁。」

被問到,文中之「黑」是什麼意思。

「香港人對所謂的理解、其涵義有很多層次,甚至有一種講法,我認為不一定無道理,就是說黑社會都有愛國(註:前公安部長陶四駒九十年代初的名言: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我不排除這點,大家可以看一看,政協入面也可能有些黑道的。本身不是問題,但如果特首在這選舉過程中,牽涉到黑道,這就問題大。」

練乙錚解說,讀文章,要看上文下理的語境︰

「相信《信報》的讀者群的思辨能力有番咁上下,否則三、四千字的文章,難讀得完,文章所說的較能被正確理解,比如有些說話未必是指令式的說話,可以是一種假定式的說話,中文裡有很多這些句子,如其身不正,雖令不從,可以說是如果其身不正,那就雖令不從,但文言文中不用加如果、咁呢,就要在上文下理的context找到正確的意義。」

他說,討論應該回到第一現場,即是《陽光時務》那篇劉夢熊專訪的內容,那些才是值得大家留意及探討的細節。他認為,梁振英的理性反應,應該是澄清那篇訪問的內容是真是假。

被問到會否擔心引發寒蟬效應,他認為經過今次,大家會更珍惜或關心言論自由。

***   ***   ***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永遠掛著誘人微笑的梁特首,真的會「一時衝動」嗎?

梁振英明知此舉,會令社會大眾瘋傳練文,重讀細讀,為何他要行這一步?

梁振英亦應深明,他不可能真的告上法庭,讓各種事實發酵發臭。

問了很多人,大家都莫名其妙。

唯一解釋:梁振英真的嬲爆了。

(當然,也可能是他根本唔care,失道寡助又如何)

相關文章:
IFC頂樓田野考察

6 comments:

  1. 歐生好嘢! 咁快就冇feed back! 呢件騎呢嘢會就咁收工嗎? 歐生點睇?

    ReplyDelete
  2. 《信報》的「致歉」,梁振英看來已收貨。我想,沒有一方想上法庭講清講楚吧。

    ReplyDelete
  3. 有朋友認為,今次膠嘅唔係思歪,而係某個喺夢遺大師訪問出現過嘅集團,而呢個集團係好鬼鍾意出律師信......

    ReplyDelete
  4. 寫評論當然要基於事實,但事實難百分百證實、難百分百明言、難百分百清晰,如果要達到如此要求才評論,那就什麼都不用講,表面證據成立,提供了有價值的觀點供思考,就很好了。

    ReplyDelete
  5. 最難頂其實係,嗰篇根本唔係報導,而且打晒針話要存疑,尖啤有可能講大話,所以要求證,依然會俾人告......咁,即係以後乜都出得律師信,甚至上得court?
    好在呢件事,思歪根本唔可能想上court,尖啤爆嘅料係堅,咁就等如自揭臭史,流料嘅又嘥時間心機兼自毀名聲,不過咁就解釋唔到出信嚟做乜囉

    ReplyDelete
  6. 出信自證思歪習慣出封律師信,當作已經回應同解決左問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