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1, 2013

世界盡頭的藍天



世上有一個地方叫 ‘World’s End’,「世界盡頭」景點,一聽名字就知是騙局。

如果旅客抱著「勇闖世界盡頭」的懶係浪漫想法踏足這山,無疑會太天真。這裡是斯里蘭卡山區,一個高原國家公園裡的懸崖。不能怪當地人取名「世界盡頭」,對山民而言,他們一生所見,就是延綿不絕的山嶺,群山就是他們的世界,人們爬上二千米高山,發現無人迹的高原,走到最遠,是一道據說八百米高的絕壁,路盡於此,也就理所當然成為他們的「世界盡頭」。不打誑語,都是觀點與角度。

旅客遠赴此地,終於登臨「世界盡頭」,反應就是無反應,最多「哦」的一聲,心想:這裡名字改得真好。
嘿嘿,所謂世界盡頭,就是這裡


懸崖當然沒有八百米高,也沒香港獅子山的獅子頭般險峻。看到了雲海,不錯。像我這種自以為看過各種形態日出日落風雷雨電雲天星宿的麻煩友,要認同lonely planet裡最常濫用的 ‘stunning’ 一字,越來越難。

但是,這裡確實 stunning

那天黎明,tuk tuk開上高原,一路上,是透徹藍天。很久、很久,沒見過。

藍藍的天,明淨空氣,喚醒了沉睡的感觸。

為簡單不過的一個藍天感動,是不是瘋了。





慢行在蔚藍天空下,瘴氣裡的城市人,喪失了幾多而不自知。
 
回到香港,落機。那些所謂藍天,根本不藍。

一層煙幕、一層灰霾。偶然,會有幾小時的澄淨藍天,但往往轉眼即逝。

在香港,我要選擇一個真正藍天,才會出發遠足,最近,一直等不到。

從前有一個說法,謂香港的空氣污染主要來自珠三角,所以當黃金周假期,內地工廠皆停工時,我們就會看見清澈的藍天。留意一下,幾年來的內地長假期,香港的天空不見得有多藍。

從前又有一個說法,謂空氣污染是因為微風吹不散煙塵微粒,但細看天氣報告,雖有時吹四、五級風,香港上空那層微灰微黃的瘴氣,也吹不散。

往日,大北風吹過,一場豪雨後天色放晴,就會把空氣中的污垢洗淨。這倒是對的,但近來的直觀,久違了的晴空,通常捱不到半天,煙塵重臨,又把香港厚厚罩著。

我們早已習慣與污濁空氣共存,灰黑的天空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我們身經百戰,自小患上哮喘、鼻敏感、呼吸道感染,明查暗訪中醫、西醫、中西合壁的神醫,而竟然不死,活到今天尚算健在,超人,就是這樣鍊成的。

近日,中國北方陰霾天氣驚人,大霧加微粒污染,年年如是,抵受著惡劣環境,剩下來的人,已飽經考驗,生命力最頑強,不再東亞病夫,無敵了。

那些日落「咸蛋黃」,太陽只餘輪廓,黯淡無力,不是美景,全因污染。


真正的藍天,不可能見到咸蛋黃。

斯里蘭卡高山上看日出,太陽露面第五秒,耀眼光芒,你已不能直望。

天空,本來如是;而我們早已忘記,或從未見過。

相關文章:蘭卡stunning一景



3 comments:

  1. 原來我係屋企見到咸蛋黃,係因為天不再藍 ^^""

    ReplyDelete
  2. 咸蛋黃,有時是因為薄雲,或霞氣,但以我觀察,絕大部分時間是因為污染。

    ReplyDelete
  3. 對,小學時讀書的印象是『太陽露面第五秒,耀眼光芒,你已不能直望』,所謂破曉,實際上好像從未試過。N 年前旅行高山上也看不到,相信並非污染,而是水氣等等環境,天時地利不配合。
    天空的藍跟咸蛋黃的紅應該無關(水的藍也跟天空的藍不一樣,具體一點可能說海水的藍跟湖水的藍不同,可能跟天空的藍相同,人懶了,不想想太多 details),污染則肯定跟灰濛濛有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