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7, 2013

行騙大國


往日,到內地出差旅行,總要千方百計找一份《南方周末》,讀到他們的調查報道與敢言作風,我由衷佩服,常自慚形穢。他們對新聞專業的執著,不如香港同行來得容易,他們冒的風險很大,多少年來,他們勇往直前,直指時弊,很多總編,曾經有牢獄之災、有被逼離職、輾轉來到香港,沒有幾多人做得長,但總有人前仆後繼,一路繼承自由敢言之風尚。

老實說,近年《南方周末》失色了,話題「民生化」,缺少了往日的尖銳,這只能怪中央的監控越來越嚴密。很多年前,是刊後審查;現在,是刊前審稿,嚴密管控,編輯記者們儘管有百般武藝,也只能暫時收歛。我瀏覽器上的《南方周末》書簽,似乎很久沒有點擊過。

人在外地,網絡不暢,看到《南方周末》「新年賀辭」的宣傳部門粗暴干預事件。令人感慨萬千的,是外交部那兩句回應,堂堂外交部,代表著我國偉大政府發言,竟一再厚顏無恥,睜著眼講大話:

「中國沒有新聞審查制度,中國政府依法保護新聞自由」

一直以來,有不少盲從親共者,大言不慚說:「任何國家都有不同形式的審查。」這等人,在中國受批評時,就抬出「中國特色論」、「中國模式論」,講到無法辯駁時,就說「其他國家都係咁啦」,就不堅持「中國特色」了,卻說「審查」是「普世」做法,今次外交部說:中國沒有新聞審查制度,叫這等人情可以堪。

如果有人還要辯解,外交部這兩句話無說謊,那麼,我們只能理解:中國的確沒有新聞審查制度,因為中國的新聞審查根本沒有制度,如何審查,只反映權力的意志,他們喜歡怎樣就怎樣,悉隨官意,所以,有審查、無制度,是為沒有新聞審查制度;至於「中國政府依法保護新聞自由」,重點是「依法」,「法」是權力的工具,立法不透明、司法不獨立,法律任由行政機關詮釋,每逢聽到「中國政府依法xxxx」,都是一個大笑話,雖然不好笑。

既為崛起的大國,此等行騙行為,出自堂堂外交部,大家聽得多,潛移默化,明白晒。

於是,庶民明白,不騙白不騙,國家帶頭欺騙,每個人都不需客氣,劣貨假貨、黑心食品、有法不依、還公然為自己做的錯事睜大眼講大話,這就是國民教育。

於是,美帝竊笑,中國窮得只剩下錢,中國能在海外贏得的任何「尊重」(或側目),只因為經濟硬實力,一講到文化軟實力,都只能用錢堆砌。

於是,可惡的小日本也可大條道理:你們國家也謊話連篇,我們改編侵華歷史又有何問題?這個政府,就是有本事令國民在「宿敵」面前也抬不起頭來。

你也不要怪香港「回歸十五年,人心未回歸」,我等香港人為何對「新聞自由」、「法治」異常敏感,甚至有時如驚弓之鳥,因為我們明明白白,看得清楚,北大人是行騙能手,為求目的,抓緊權力,任何假話都說得出,而且開動管治機器,雖然人人知道是假,但為了「穩定發展和諧」與自己的前途與錢途,很多人會調節心理,信假成真,然後滿嘴奉迎。

我們不要求這些掌權的人,有什麼高尚情操;甚至「人權自由法治」等「西方價值」也暫且不提,那麼,「守諾」、「誠實」、「不講大話」,這些我們教育五歲小朋友的「德育課」應該是普世價值吧。

實力強橫的大國,不需做太多,實踐憲法第三十五條的承諾,還自由於民,承認過錯,不說謊,尊重你們掛在口邊的「媒體監督」,這是這麼多就夠了。

到那天,你不需要去苦心經驗什麼「文化軟實力」,不需要諉過香港人心不歸是什麼「外部勢力干預」;到那天,才是中國人真正站起來的時候。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