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8, 2013

斯里蘭卡 菩提樹下



區家麟|絢麗荒涼(原文18/1/2013刊於《信報》)

二千多年前所栽種的菩提樹,當然不是這一棵。

話說,公元前三百年,印度的佛教僧團到斯里蘭卡弘法,他們從佛祖悟道的菩提樹,摘下一枝,種在斯里蘭卡古都Anuradhapura,從此,這棵菩提樹成為聖物。

佛祖提倡眾生平等,導人了脫生死,希望打破古印度種姓制度的階級藩籬,宏願未能在印度生根,卻在亞洲其他地區結果。南傳佛教來到斯里蘭卡,千百年來,人們悉心照料佛祖的菩提樹,這棵菩提樹,據說是同類菩提樹中,歷史紀錄最完備、信徒無間斷照料的最老一棵。

見過很多菩提樹,任你是一千年、兩千年的老樹,菩提樹幹不特別粗,也沒有盤根錯節,沒有蒼老枝枒,沒有歲月留痕;印象中的菩提樹,樹冠對稱寬廣,穩重安詳,讓人們有安歇的庇蔭。

二千多年前的菩提樹,會是一棵怎樣的樹?

來到斯里蘭卡中部的Anuradhapura,古都廢墟,栽種了很多菩提樹,滂沱雨後,藍天明淨;林蔭綠地,流水淙淙;白鷺伴著黃牛,野猴飛躍高枝,稻草人撐著雨傘。然而,大道的方向、朝聖者的腳步,皆直指神聖菩提樹所在的庭園;聖地方圓數百米,有圍牆與草地分隔,軍警守衛,就是為了保護斯里蘭卡人的信仰象徵。

朝聖者穿著白衣,脫下沾污的鞋,走進大院,膜拜、誦經、許願。猴子滿園奔走,搜掠善信供奉的花果,牠們一手抓起佛祖座前的蓮花、剝去花瓣大嚼花芯,尚未成熟的蓮子,想必也清香好吃。

好了,而今問題在,菩提樹呢,菩提樹在哪裡?

二千多年的菩提樹,理應矚目。人們的目光,朝向大院裡三層高的神壇;神壇正中,像有幾棵大樹。不過,大樹被牢牢困在神壇裡,看不見樹的根頭,樹冠不算小,長長的樹葉尖告訴你,那是菩提樹無誤;再看朝聖者不斷在神壇的洞口獻花,帶來氈子鋪在地上,靜坐誦經;毫無疑問,這就是神聖古老、佛祖悟道同根而生的菩提樹。

被三重神壇圍繞的菩提樹
自古以來,斯里蘭卡人尊崇菩提樹,村落旁、庭園中,普通一棵菩提樹,常有神壇團團圍住,神壇有淡素的、有華麗的、有簡單如花槽的、也有裝滿燈飾、兩三層高的。

眼前這棵眾人膜拜的神聖菩提樹,被高牆、旗幡與守衛重重阻隔,觸不著、也看不清。你甚至會懷疑,這就是萬人景仰的菩提樹?神壇裡,是一棵樹,還是很多棵樹?誰知道這是否就是二千多年前那棵菩提樹?

佛教渡人,有八萬四千種法門,看斯里蘭卡人和顏善目,遠來菩提樹前虔敬念經,臉上永遠掛著真摯憨厚的微笑。當神壇建成,菩提有樹無樹,是樹非樹,早已無關宏旨。

另一件斯里蘭卡國寶,是佛牙舍利。相傳佛陀弟子在釋迦牟尼離開人世後,於火化的骨灰裡找到了佛牙,其中一顆,公元三百年送到斯里蘭卡,深得歷代王族尊崇。這顆佛牙,被斯里蘭卡人視為君王管治合法性的信物,曾有皇帝把佛牙放置在頭頂出巡,以彰顯權威;發生大旱時,僧侶護送佛牙巡遊,據說會天降甘霖;殖民地時代,英國人以佛牙保護者自居,協調各方勢力,以示其懷柔管治的誠意;九十年代泰米爾猛虎游擊隊以汽車炸彈撞擊收藏佛牙的大寺,佛塔僅輕微受損,也被喻為「神跡」。

國寶佛牙收藏在文化重鎮Kandy一個高二十米的佛塔中,塔中有塔,共有六重。朝聖者只能在塔前叩首,向著金碧輝煌的寶塔誦經許願。佛牙?據說深藏塔中,不見蹤影,不易露相,佛牙是有是無,或虛或實,誰又在意。


佛牙深藏六重寶塔中

斯里蘭卡,可歸類為「後烽火大地」,內戰數年前於血腥中結束,百廢待興。半世紀前英國人留下的鐵路系統,仍在蹣跚慢行;首都可倫坡的繁忙路口,仍有交通警站崗指揮車流。和平以後,遊客大軍重臨,斯里蘭卡人的微笑和眼神,依然真摯。現代的消費文化初起步,濁世洪流,無處不惹塵埃,但願人們心中的菩提樹,依然純淨如昔。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