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3, 2012

梁振英的進階語言偽術


民生無小事,語言偽術更屬大事。

梁振英真箇神人,語言偽術密集磨練,進步神速,更上層樓。

2/9 梁振英回應記者有關國民教育提問,他回答:「我們應該以事論事、實事求是,如果認為指引有問題的話,指引哪一個部分有問題?」(TVB新聞,及新聞處transcript)

吓!?

第一個感覺,梁振英與香港人是活在平行時空嗎?

寫文章,寫評論,我們細緻討論這話題,最少已大半年,常常覺得,這議題,要說的已說盡,要拗的沒什麼再拗,雖然重要,因為講得太多,自己都悶。(blog已有幾十篇文章tag為「國民教育」。)

你現在叫人「指出指引哪個部分有問題」?

回心一想,梁先生凡事「深思熟慮」,這顯然是「深思熟慮」的語言偽術。

試想想,聽到梁振英這句話,市民的反應:

反應A:「吓,唔係下話,理據咪已經講到口水乾,梁振英你又玩野?」
反應B:「梁振英講得好,你班反對派,罵得就罵」
反應C:聽完無動於衷,左耳入右耳出,但也約略收到訊息:「係lor,果班人都唔實事求是,唔以事論事的,反對者都無講出理由。」

反應ABC,比例是多少?每個人估計不同。我猜,A25%B15%,不關心的普羅市民C60%

梁振英的謀算:A是不會被說服的,B是自動附和政府的,AB在輿論上,由於已受大半年來的討論影響,立場不會改變,spinning時其實不需理會。

剩下需要說服的是佔60%C族群,沉默不關心的大多數。他們大約聽聞議題,但沒有深究,他們聽到一位面帶微笑、沉實穩重、說話有力、懶係權威的西裝友在說:「我們應該以事論事、實事求是,如果認為指引有問題的話,指引哪一個部分有問題?」一般人的反應就是:係lor,反對的人都唔講道理。

這一招,屬賤招中的賤招。

裝聾扮盲、刻意以不當預設 (反對者不以事論事、不實事求是、從無指出指引的問題),誘導其他人以為反對者不講道理。

為何如此赤裸裸的語言偽術,他都會用呢?因為他明白沉默大多數,心思單純,無暇細想,大部分人都是直觀的。

於是,林鄭說「學生激進」,就有人信以為學生激進。 

梁振英問「為何不以事論事」,就有人以為反對者不講道理。 

無論是社會運動、或權貴高官的spinning都在意圖說服群眾。這個說服過程中,我們都應該有底線:說真話、不誤導、鼓勵獨立思考、理性分析。

***   ***   ***

謹錄《李天命的思考藝術》之《「跋」︰從獨裁思想到獨立思考》部分內容作結。

……英明的統治者都懂得要透過文明的途徑,以教育去改造異端……
  
  這類教育家的工作旨在改造(別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

  他們不但要為別人謀幸福,甚至還要替別人界定怎樣才叫做幸福

  這種教育採取什麼方法來進行呢?簡要言之就是語言戲法與詭辯神功。那包括了空話、廢話、大話的靈活運用,口號、套語的光輝重複,概念或詞義的革命性扭轉……等等種種極具優越性的技巧,不一而足。這些技巧施展起來,能令人的頭腦昏沉渾噩,在迷迷糊糊之中,漸漸就會自我否定,認為自己以前的思想都是錯誤的,同時越來越相信偉大導師所講的句句都是最高真理了。

  問題是:語言戲法詭辯神功不管多麼高明巧妙,一旦遇到分析批判的思維利器時,就會被破解、被拆穿的;要是有越來越多人掌握了這種思維利器的話,那將會出現怎麼樣的一番景象呢?

  屆時迷霧就會散開,煙幕就會消去。

  到了這一天,人們就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氣,可以自由無礙地獨立思考。到了這一天,人們就不會像以前那樣:膜拜騙子,卻吊死把騙子揭穿的人。到了這一天,人們就會反思:一向被追隨的「救主」,是否應被追打?到了這一天,人們就能清楚看出:在各種動物當中,野心家是最危險的。而且到了這一天,人們就會恍然大悟,發覺神像之所以特別顯得高大,原來只因大家都俯伏在地上吧了。

(謝謝珊之引錄)

高官spinning技巧點滴:

13 comments:

  1. A佔25%? 這是我近來一直思考的問題。國民教育固然喚醒了一群過往相當難鼓動的中產人士(家長),但故作理性的一群依然是絕大多數。從今天街上的黑衣人,我想這比率只有最多15%。 這十分可悲,為何這群人是如此的難以與之理論? 是安於被動? 還是拒絕用腦?

    ReplyDelete
  2. 同意拔絲蘋果。星期六晚在政總見到很多同道,週未又在報章/Facebook見到很多支持撤回國民教育的文章,很感動很激動。今天回到辦公室,卻發現九成同事都是B/C(他們都是土生土長,大部份有學士或以上教育程度,打份斯文工的所謂中產),恍如一盤冰水照頭淋。原來只是自己自覺/不自覺地特別留意有關消息,所以以為大部份香港市民都是站在反國教一邊。原來純粹是一廂情願的自high。原來吳克儉說"大部份人支持國教"真的可能是事實。非常悲哀的現實。

    ReplyDelete
  3. 樓上兩位您們好, 我倒認為,沉默的多數,會永遠沉默;我相信在任何社會任何爭議,大部分人都不理會,都選擇不去知道。在一場運動中,能爭取到一兩成這些沉默多數的人去留意,已經功德無量。

    如果有一天,這些沉默多數都覺醒,那就是革命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有人或認為他們的子女好聰明不怕洗腦教育,有人或會送子女到國際學校讀書所以洗腦教育並不影響他們。

      不過當大部分香港人的子女沒有他們的子女這樣聰明/幸運,最後完全接受另一套價值觀時,這少數沒有被洗腦的人又如何自處?

      我們所爭取的,也是為沉默的多數爭取。

      Delete
  4. 贊同區先嘅講法。有關沉默的大多數怎麼看國民教育科,可參考這一篇http://vicsforum.blogspot.tw/2012/09/blog-post_6336.html。

    個人認為這場運動不是「一廂情願的自high」,只是我們很難期望它像八九民運,以及2003年七一那麼震撼,那麼全城投入。香港人始終有相當功利的一面,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

    其實即使政府撤銷國教科,也不代表我們就此大功告成,一勞永逸。因為共產黨勢必千方百計用地將愛黨思想滲透到香港的教育中。香港人相信一國兩制,接受回歸共產中國,就注定了必須曠日持久地抗爭。個人認為,這是香港人民族主義情懷濃烈的共業。

    ReplyDelete
  5. 无法穿黑衣无法赴添马舰但表示支持香港人继续抗争的被迫沉默的大陆人,飘过……The storm is coming...

    ReplyDelete
  6. 不用客氣,不過以上版本不是最終修訂版呢!^^

    ReplyDelete
  7. Vic, 多謝轉貼。文中那些家長和校長還算懂得分是非曲直,的確只是礙於現實而不敢發聲。
    但我親身接觸到的想法是:
    "大陸人都係由細都大接受呢類教育架啦,又唔見佢地個個都盲目愛國?"
    "我由細到大都要上宗教科,但我完全冇受到影響去信耶穌,只係覺得是一個沉悶課堂"
    她們(剛巧都是在職母親)真心覺得國民教育無問題,你班人反應過激。
    她們是更沉默的大多數,連私底下討論也覺得無需要(以上兩個論點是在我追問下才回應的)。

    facebook好似日日都被反國教的POST洗版版,但細心數數,來來去去都只是那幾個人share同like,佔我朋友LIST的不足10%。

    我是基於這些第一身接觸的事實才感到如此心寒、如此悲哀。

    ReplyDelete
  8. 天吾,你說的我明白。我在facebook上看到的情況,與你相似。但如區生所言:沉默的多數,大概會永遠沉默。改變社會的,幾乎永遠都是關鍵的少數。這場運動至今仍未勝利,令人心痛,但我們不必心寒、悲哀。看到這麼多人站出來,我十分感動。

    以下是韓連山老師在他的絕食宣言中,引述愛因斯坦的一段話,可用來與所有同道中人共勉:「作為一個人,如果政府指示他去做的事,或者社會期望他採取的態度,他自己的良心認為是錯誤的,那麼他該怎麼辦?我相信個人應當根據他的良心行事,我想做的事,不過是要以我微弱的能力來為真理和正義服務,準備為此甘冒不為任何人歡迎的危險。為了保護正義和人類的尊嚴,如果戰鬥是不可避免的,就讓我們勇敢地迎上前去,而不要逃避。」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多謝你的勉勵,我已重新振作了。今天還與一些反反國教的朋友筆戰(當然是以理服人啦,不然就會被標籤成”非理智”了)。各位同道也要繼續加油,堅持到底。

      Delete
  9. //大陸人都係由細都大接受呢類教育架啦,又唔見佢地個個都盲目愛國?"
    "我由細到大都要上宗教科,但我完全冇受到影響去信耶穌,只係覺得是一個沉悶課堂"
    她們(剛巧都是在職母親)真心覺得國民教育無問題,你班人反應過激//

    食物安全標準以最高要求定位,那怕千分之一機會使人中毒或致癌都不能生產,或生產後必須收回。提供精神食糧的人卻要求進食者提高自己的免疫能力,還大條道理說「哪有這麼易中毒?」想法十分有趣。

    香港父母怕出大頭仔,為子女搶日本奶粉,當得知日本奶粉碘質特低,便又立即轉軚。若他們能以同樣敏感的觸覺看待精神食糧就好。

    下一代人,吃優質奶粉體質特佳,吸收劣質思想,致令是非不分,虛有其表,符合國情。但這個笑話相當可悲。

    ReplyDelete
    Replies
    1. 說得好!我可以引用嗎?

      Delete
  10. 隨便引用。謝謝。說是你說的都沒所謂。知識共享。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