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9, 2011

政治演員面對鏡頭第一課

(本文9/12/2011刊於《經濟日報》)

無論是豬是龍、是蠢不是蠢、是愛是恨、是敵是友,不少人在電視上聽唐英年說話,不期然會問:「為何他說話口窒窒?」認真再看他的表情,還會問:「佢知唔知自己講緊乜?」

看美國總統奧巴馬,他向共和黨開炮,字字鏗鏘,句句有力,不管是發自內心,或是虛情假意,你總會被其神態懾住一會,聽聽他要說什麼。看唐英年每天在鏡頭前的表演,他回應問題、表達立場之際,常出現如短暫失憶似的茫然「斷片」,或忽然口吃地找尋適當詞句,這種狀態持續多時,必有深層次的理由。

政治人物面對鏡頭,與電視記者做現場直播,處境有不少雷同之處。他們同樣須顯得有信心、有權威,縱使對事情一無所知,也要顯得像個全知的智者;現場環境不斷變化,需要急才、懂應變,卻同時要顯得可親可感。最高境界,乃縱使說錯話,也懂得立即糾正,意態從容,若無其事。

電視記者做現場直播,偶爾出現失憶、無言、或口震震的「死亡直播」,不出兩大原因:

生硬背稿-由記者做現場直播,到公眾人物演講,很多人認真面對,不會臨場爆肚,都會預先準備好稿子,反覆唸熟,然後在鏡頭前背誦出來。如此習慣,容易予人生硬死板的印象,一旦現場環境混亂,思路突然被打斷,腦海本來背得滾瓜爛熟的字串無端消失;或需臨場應變,卻一時間在「貓紙」裡找不到答案,就會出現「斷片」、茫然失語的尷尬處境。

恐懼出錯-對自己缺乏信心,演技佳者一時間尚可保持寬容笑臉,搪塞過去;但要談論不熟悉的話題,時間一長,容易「露底」,記者或講者恐懼說錯話,只能戰戰兢兢,以笑遮醜,最後辭不達意、語無倫次。

歸根究抵,兩大問題,乃源於同一深層次原因:需要背稿,乃因為所說的話非發自內心;深恐出錯,亦因為「不熟書」而未能隨心暢談。

不需天真,政治就是一場戲,鏡頭前就是一個舞台;政客爭逐曝光,存在就是要被覺知 (To be is to be perceived)Bourdieu於《論電視》(On Television) 中,痛陳政治人物為爭取曝光,當今政客「存在,就是為了在電視上出現」。管你喜歡不喜歡,現代政治中,公眾對政治人物的印象,多從電視新聞影像裡,長年的潛移默化而來。Bourdieu狠批電視新聞的操作,逼使政客為追逐形象而戰,但他亦承認電視影像的威力:「影像有一種奇特的能耐,能製造一個……所謂「像真效應」(reality effect),他們展示了一些形像,能令人們相信他們所見。」

香港的特首「選戰」,政策討論只屬虛招,「雙英」對決,在此階段都在爭取民意,每天計算,不停曝光,望能塑造形象,令自己贏或輸都不太難看,避免當一個連蜜月期都沒有的特首;缺乏整體政策提綱,傳媒也只能集中討論其形象與談吐。政治人物面對公眾,只需由心出發,熟書就不需背稿,說話發自內心就不會口窒窒,說時容易要做當然難,但這是一位領袖應有的質素。請讓這場選戲有些較稱職的演員,不要每天污染大氣電波。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希望那英年明白,假若他真能夠當上香港特首,他是代表香港政府和我們全香港市民,我不希望他會在國際傳媒面前語無倫次,九唔搭八而成為人家笑柄,丟盡我們香港人的架,但我相信會有這一天。。。- Alec Leung

    ReplyDelete
  2. 我有朋友同佢起過個命盤,出年唐先生行完大運....

    ReplyDelete
  3. 特首選舉這黑箱作業,只有局中人能夠控制,而同時我現在也看不出那個特首候選人有真正能力和用心去管治香港,他們每日都好像只為做 show。。。唉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