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 2009

等待秋涼


 
  又一個炎夏已過,秋天是郊遊爬山的季節,香港的郊野近在咫尺,但要揹起行囊出發,需耐心等待。

  首先,要等一個秋涼。中秋雖至,涼意無蹤,天文台說,香港快沒有冬天,秋天還會涼嗎。太悶熱、太侷促的山路,會中暑、會大汗淋灕,毛孔髮膚黏作一團,青山綠水都糾結在大腦的汗漿泥沼中,任黃葉紛飛,暮色蒼茫,統統感應不到。

  當秋涼,接下來要等一個藍天。現在秋高不一定氣爽,濁氣竟月未散,夏天那兩個月透徹的藍天,仿如一個逝去的夢。她來的時候,沒有人能解釋;她要走時,沒有人能留下。藍天不見,一頭栽進灰天灰地灰山灰海灰草灰木,遠足本希望稍避俗世,卻在郊野再墜塵網,不如歸去。

  當秋涼與天藍的日子終於來臨,要等待一個朋友們都逍遙自在的周末。昔日的山友,有一些愛上馬爾代夫布吉峇里的陽光與海灘,遠足太辛苦;有一些已成為廿四孝父母,兒子不愛遠足,只愛坐冷氣房車直抵燒烤場;有一位工作忙碌,長年往內地掘金去了;有一位工作極度忙碌,躺進醫院去了。

  當機緣巧合,以上要等待的一切竟同時出現,卻發現輪到自己欠缺一個心情。難得一天假期,一早起來卻身心俱疲,結果要把窗簾落下,把藍天白雲擋在窗外,大睡一覺。結果,秋冬過去,又要等下一個秋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