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More about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看著老人家臉龐上歲月留痕,眼白混濁、假牙移位,神智不太清明、記憶也在欺騙;老人家遺忘了一切,他們不認子女容貌,不知今夕何夕,但總是銘記著生命中某一霎定格了的時光,在最後的歲月裡,如損壞了的錄音機,口裡不斷嚷著的,就是那年那天的傷別離、流離失所中的一口飯、亂世中的溫情與背叛……

  採訪時,每次與老人家談天,你會發現,六十歲以上的人,每人都有一個故事;每一張舊相片,都埋藏著一段往事。那是亂離中流落異地,與家人一別經年,自力更生的故事;那是在木屋區長大、奮鬥進取,暴富然後墮落,變得一無所有的故事;那是青梅竹馬天作之合,卻是老伴早逝、每天凝望年少舊照追憶似水年華的故事。老人家的斷字斷句裡,記憶的碎片,都是一個時代的回憶,都是一個真實人生的傳奇。

  也看著眼前的父母,你知道他們身上也藏著一個傳奇。時日如飛,踏過大半生後,縱是潮起潮落的蜉蝣,也是滄海桑田的見證,所有平淡的片絮,最終會編織成一幅獨特的布縵。只是,我們含蓄,從來不談。

  讀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要讚譽的可以很多。她把我們帶進上一代的世界,數十年前的故事,原來並不遙遠,萬古長空裡,我們是同悲同喜的同代人。龍應台可能成就了一大功德,很多人讀完後湧起一股衝動:要訪問自己父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