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7, 2018

當時只道是尋常


許多年以後才發現,「去非洲流浪一年」,並非尋常事。

遊歷,可以有很多方式,不一定要背包遊、不一定要連續一年、更不一定是非洲。但大學畢業後,念念不忘,就是要拋低工作,闖蕩一年,窮遊非洲。

結果,真的去了,沒有互聯網的時代,人間蒸發大半年。非洲荒原上幕天席地,坐過不知目的地的順風車、在大象腳邊紥營、登上了非洲最高峰眺望赤道冰川、前後十多次向當地人解釋我不認識李小龍也不懂功夫、沙漠上小車失控轉體翻騰三周半。最後衣衫襤褸、安然無恙回家,然後就可以安心告訴自己,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許多事,機會只得一次,年輕時不做,以後很難再做。慶幸當年有種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與執著。

最近,重遇一位大學師兄,才想起緣由。

大學時代,中大新亞書院人文館二樓的走道上,我偶然碰到一位回校閒遊的師兄,他說,去了非洲一年,剛回來。

談遊歷,他輕描淡寫,語氣像去了旺角一轉,闖蕩足足一年也像是理所當然。那天,人文館走廊匆匆幾句,我開始有種印象:「去非洲一年」不是什麼宏大目標,只屬正常大學生的生涯規劃一部分。

我和這位師兄,以後各走各路,曾經交叠過,都似乎忘了那一天的簡短對話,直到近日再遇詳談,才忽然醒覺,瞬間一席話,當時只道是尋常,我的人生軌迹悄悄拐彎走遠了。

慶幸,我們情懷未變。

習慣了儉樸,學會了捨得,無得輸。

***   ***   ***

(本文原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許多事,機會只得一次,年輕時不做,以後很難再做。慶幸當年有種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與執著。

    你真幸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