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8, 2013

三年前,一個夏夜



三年前,一個夏夜。八月二十三日,我們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死亡直播。

馬尼拉人質事件悲劇收場,淚流過,傷心過。

三年來,死難者家屬提出四項要求:道歉、賠償、問責犯錯官員及採取措施保障旅客安全。

三年來,沒有一丁點進展。

前幾天,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節目,訪問了殉職領隊謝廷駿的兄長謝志堅。

他說:「三年前,我以為,咦,咁大件事,政府會做嘢,奈何,開完死因庭後,政府開始慢慢抽身,幾年來,只靠家屬自己、議員、義務律師和外面的團體來幫我們,要我們自己摸索……」

三個月前,台灣漁民被菲律賓警方槍殺事件,台灣政府實施多項制栽,菲政府查明事件,不久前,總統特使親自到死者家屬的家,遞上道歉信並賠償。

謝志堅:「一路以來,香港政府與中央政府不斷在迴避,嘗試去冚熄這件事,總之就完了完了,不再出聲。」

問謝志堅,你期望香港人還可以為死難者做什麼?

他說,這件事和香港人息息相關:
「如果講做什麼,我也不夠膽說,事隔三年,情感一定會偏向淡忘。反而有一件事,作為香港人,我們都會出外旅行,如果這件事,全世界望著,電視直播,我們連一句道歉,或少少的賠償都沒有,將來如果我們去旅行,其他國家會否尊重我們?我們的政府,又會否保護我們?這件事上,我覺得,香港人在國際社會地位上,係咪去到咁低?我不認同。」

香港人還可以做些什麼?黑色警示,不可能解除;去旅行,當然不會再選菲律賓。

真正的索償、追究,只能由政府出面。而在「顧全大局」與「國家利益」之下,香港人消失了;也許,不只是香港人,所有中國人都一概消失了。

***   ***   ***

相關文章:菲律賓館啟示錄
無端端,想起了主場新聞這篇文章:唔敢郁大陸城市,荷里活唯有打殘香港

7 comments:

  1. 現在,香港人不論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正在消失中,就只剩下語言,這是不爭的事實。
    我有時在想,香港是不是被香港人自封為國際級城市,自我感覺良好呢﹖
    每次看老外電影中的香港,總是有一艘帆船,我猜他們對香港的印象還停留在-蘇絲黃的世界。假若隨意找美國人問香港的地圖位置,他很有可能把香港旗插在美國某州份之中,看來外國導演對香港的印象就是城市化了的小漁村囉。

    ReplyDelete
  2. 我每次都要試很多次才能證明我不是robot..... :P

    ReplyDelete
  3. 天朝大國,人民性命太多太賤了

    ReplyDelete
  4. 根本就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 台灣果單系政府公職人員執行公務殺人, 菲律賓政府責無旁貸。香港呢單系狂徒殺人, 菲律賓警察系想救人, 出發點是好的, 只是學藝不精。就好似只前美國消防員駕車去救墜機的人, 但無故輾死中國學生, 你最多可控告他疏忽, 要負小部分責任, 但不能將大部分責任推給他。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呢位仁兄,剛剛來港﹖3年前仲係大陸住﹖你有無睇人質事件直播架﹖
      以下4點都有錯誤﹕
      1.台灣果單系政府公職人員執行公務殺人, 菲律賓政府責無旁貸。
      2.菲律賓警察系想救人, 出發點是好的。
      3.就好似只前美國消防員駕車去救墜機的人, 但無故輾死中國學生。
      4.你最多可控告他疏忽, 要負小部分責任, 但不能將大部分責任推給他。

      小弟在此引用香港某才子說話﹕「別跟中國人談邏輯。」

      Delete
  5. Re: Bookmarks
    三年前我都有看直播, 事實系好多傷港人(其實是中國人的一個 sub set , 但好多成日, 自以為高人一等)都唔講邏輯。 只系列出別人論點, 就妄語別人“沒有邏輯” , 就以為就證明別人“論點錯誤”, 最後再加句 “香港某才子” 抬高自己。 難怪人民力量之類毫無邏輯政棍在香港都有人支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