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8, 2012

689票 Vs 689萬票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8/3/2012刊於《信報》)

梁振英得票689,馬英九得票689萬。大都會,小圈子;阿爺出手,梁振英以一抵萬。上天開了這個689的玩笑,台灣人開懷大笑,以民主與文化統戰香港;而香港人笑不出,因為窮得只剩下GDP,文明社會的基本尊嚴都缺失。

狼紀元年,創造了很多新紀錄,很多片段要好好記下。這次特首選舉,可能是中共控制下的選舉中,唯一在投票前不能肯定結果的一次。這個創舉,大概沒有香港人感到光榮。選舉前夕,寒風中,近23萬香港人模擬投票,集體創造荒誕一幕:人們千方百計,投什麼票?過半人投棄權票,而且是假的棄權票,而且是自備信封排隊半小時去投一張假的棄權票,滿目悲涼。

講到悲涼,也要向駭然驚醒自己變作陪跑分子的悲劇人物致意。如果,命運能選擇,唐英年會否學學十三年前澳門的何厚鏵?當初一宣布參選,即自揭有「做過一兩件對不住太太的事」、自爆「不可能沒有同黑社會背景的人接觸」。一早坦誠相對,縱使禍福難料,最少一切在自己掌握之內。如今,感情缺失被擺上抬、豪宅要埋掉地窘、天窗泳池變傷心地、課外活動只成追憶、腰骨膊頭變成經典,最後失去最高權力寶座,忽然覺悟要爭取雙普選,造物弄人,荒誕悲情,上天這個玩笑不算小。

傳媒表現亦令人大開眼界,有報章赤裸歸邊,為挺梁而反轉評論員的意見;押中寶的欣喜若狂,日日擦鞋、押錯注的老闆,則謂無論誰當特首,屬下報章都會貫切支持政府的立場。美國記者李伯齡 (A.J. Liebling) 有句名言‘Freedom of the press is guaranteed only to those who own one.’正是擁有新聞媒體的人才擁有新聞自由。我們常謂新聞行業「編輯自主」,好的,誰是「編輯」?採訪室裡只有一位總編輯,誰控制那位總編輯,當然就是媒體的大老闆。「編輯自主」,即是老闆惡哂。媒體老闆是話事人,最終聽命他要巴結的權貴,在今次選舉中表露無遺。

經此一役,報章立場全部露底,也許不是壞事,讀者明察,小心閱讀就是,反正「中立持平」這些被視為新聞最高守則,並非自有永有。傳播學者Schudson的經典美國新聞史研究,十九世紀初美國報章「新聞」,以評論為主,分黨派立場,事實描述亦往往滲入作者意見,是當時常態。直到電報發明,美聯社出現後,為了滿足各地不同客戶需求,通訊社才率先強調「客觀中立」,方便不同立場的新聞機構使用,直至二十世紀中,「客觀中立」才成為美國新聞業的通則。

李伯齡也叫人不要表錯情,以為報紙裡的東西就是新聞。(People everywhere confuse what they read in newspapers with news.) 什麼是新聞,見仁見智;什麼是真實,如霧似花。在歐洲國家的民主實踐中,社會力量越分化,政治意見越是兩極化,黨派鬥爭明顯時,傳媒立場亦趨向兩極,明目張膽,不再扮作中立,不需遮遮掩掩。是次特首選舉後期的報道中,很多「新聞」,以「事實」來抹黑、以「抹黑」反揭黑、以傳聞為新聞,把要聞當甜品,綿裡藏針,話有反話。評論固然重要,但評論與新聞混雜,意見與事實大兜亂,長遠而言自損公信力;選舉過後,歸邊的報章會否定型,偏頗的報道會否持續,也值得留意。

1997年回歸當天,當記者最大的感受,是沒有感受,因為那天只是一場儀式,每句歷史名言、每個莊嚴動作、每滴傷別離的眼淚,都是編排好的劇本;變化都是暗湧,潛藏每個角落,不易明察,不覺激烈。15年後的今天,真正的回歸終於來到,香港人被縛上烈火戰車,香港會奔向新加坡模式還是上海模式?大家坐穩,扣緊安全帶。

看見曾蔭權,有人開始懷念董建華;看見梁振英,有人開始懷念曾蔭權;看見唐英年的淚,竟有人開始懷念唐唐。選委投票日,很多人跳船,為自己棄暗投明棄唐投梁解釋,一位坦言「識時務者為俊傑」,一位明言「已投票給將會勝出的候選人」;不要再說選委「有代表性」,他們恐怕不能代表自己界別,只能代表一己的利益。特首由這689票選出來,是不能原諒的原罪,沒一個值得懷念。

《動物農莊》大結局
這次選戰,大家愛上動物寓言,又豬又狼,有鼠有鴿有吸濕大笨象。還記得《動物農莊》的大結局嗎?大肥豬拿破倫與附近農場的皮爾京頓先生,激烈鬥爭後,一場盛宴裡,杯酒息干戈,齊齊「大和解」,酒醉的狂喜與喝彩聲中,於窗外圍觀的那些飽受壓逼的小動物們看傻了眼……他們發現,豬狼開始變臉,豬也好狼也好,原來都是同一夥人,同一種臉孔,奪權後的無產者與資本家,同屬一個利益集團,他們舉杯慶祝,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而他們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舊文:

5 comments:

  1. 好文章,不過希望區生不要用「阿爺」這字眼了,連加引號也不要用。共產黨不是香港人阿爺,阿爺叫久了,一些香港人真會糊塗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同意樓上的意見。此外,麻煩從事傳媒的朋友,請你們不要再稱呼「財政司長」做「財爺」。你們喜歡當別人的便宜孫子,是你們的自由,請不要拖其他人落水,矮化香港市民!

      Delete
    2. 謝謝,意見接受。因某些原因的關係,「阿爺」在我心裡的形象一直很負面!

      Delete
  2. 哈哈,意見接受,態度照舊。
    以前沒有留意信報「新」作家,多得上網,可以慢慢追回。
    因為搜尋林生有關事情,看到曹Sir單戀信報(東周用語),林生何嘗不是單戀信報? 不少讀者(即是我,well,當人說不少人的時候,往往只代表一人,心照) 也單戀信報。
    「客觀中立...李伯齡也叫人不要表錯情...」,思考林生一生,成功非僥倖,非努力必然,林生比較客觀中立,但他也不是書獃子。

    ReplyDelete
  3. Oh,也是因為搜尋林生的關係,才搜尋至此。
    因為工作關係,久不久閒來無事(即沒甚麼工作關係),因此左尋右覓,胡思亂想。
    刪去不少 bookmark,未必再上信報,閒來無事再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