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8, 2011

養兵千日 就在此時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電視劇裡,警察義無反顧衝鋒陷陣;消防員勇往直前火裡來水裡去;記者們深入險境冒死尋真。主角英俊貎美,時刻面對挑戰,救急扶危。事實卻往往令人沮喪。

曾看過一套外國紀錄片,追踪警員數天的工作,十宗案件︰有五宗虛報,四宗無聊瑣事,剩下一宗真正須處理的,涉案人半瘋不瘋,警員落口供,糾纏數小時,虛耗光陰,但又要無奈依足程序辦事。大部分警員,終其一生,沒破過大案,沒開過一槍。高材生考取督察,立志維護法紀,甫畢業月入三萬,俸祿優厚,工作就是派往中聯辦守門口。

烈火雄心,消防員壯闊的胸膛與強勁的臂彎,在現實裡,通常用於待在消防局候命時打排球。火災警報響起,消防隊雄糾糾出動,警號聲響徹街頭,硬漢子急行到現場,對不起,警鐘誤鳴。消防規例嚴格了,木屋區消失了,消防員真正穿梭火場,也是百中無一。

官場裡,不乏知識界菁英,畢業於牛津劍橋哈佛史丹福的,大有人在,他們加入政府,希望學以致用,經國濟民,不幸的是,他們面對的,正是林瑞麟之流的庸官。記者行業裡,也不乏五A狀元與熱血青年,他們甘願承受低工資長工時,乃希望維護公義,道出真相,遺憾的是,現實中,不少傳媒中高層要員早已屈服於權勢之下,忘記當記者的使命。

壯志驕陽,卻遇上廚房很熱。這些有頭腦之士,周旋於僵化官僚之中,迷失於權勢淫威之下,所建之功所立之業,多屬雞毛蒜皮、歷史沙石,現實總是無奈。

然而,警察與消防員長期候命,他們在緊急關頭,就是人民生命與財產的捍衛者,危難之際,正是專業人士發揮所長之時。我們要多謝林瑞麟,遞補機制一役,他犠牲自己,製造危機,團結香港市民、學者、高官、專業人士,讓我們一同溫習什麼叫邏輯與程序公義,在緊急關頭,捍衛香港的理性與良知。

「庸官」二字,林瑞麟當之無愧。顛倒是非,無知狡詐,仍然自鳴得意,穿著皇帝的新衣遊街。縱使政府終於屈服,啟動諮詢,但林官恃權莽動的嘴臉,置基本常識不顧的粗暴,人民不能忘記。此番對奕,尚未完結,政府上半場大敗的緣由,值得慢鏡重播,為後世所警惕,它彰顯了為獻媚而致邏輯錯亂的特區政府本質:

一,引德國等「遞補」例子,誘導公眾以為有先例,其實指鹿為馬,刻意誤導,魚目混珠,欺騙公眾。

二,此一時說「同名單遞補」不可行,彼一時又謂可行;一時說民意清晰不會修改,轉眼修改就說是根據民意;一時說無時間諮詢轉眼又諮詢。政府自打嘴巴,自相矛盾,信譽掃地。

三,如果只有百分之十七選民參與「五區公投」,就「代表其他市民支持政府的替補方案」;那麼七一「只有」十多萬人遊行,是否代表其他六百多萬沒參與遊行的市民支持今晚食叉雞飯?邏輯不通,偽冒論據,犯了不相干謬誤。

四,選區重新劃界也公開諮詢,但關乎市民補選權利的重大修改,當初卻堅拒諮詢,這叫雙重標準。

魚目混珠、自相矛盾、邏輯不通、雙重標準,都是論戰大忌,等同引刀自宮,自絕於人。以往大家談「應否用幾百億建高鐵」、「補選是否浪費公帑」等議題,關乎價值判斷,各界有不同觀點,傳媒應深入分析,平衡中立,讓市民思考;但替補機制的部分爭論,黑白分明,屬真假對錯的判別,政府無可辯駁,報道亦不需平衡。

記者的天職,是揭露真相,監督政府;不合邏輯的謊話要揭穿,而非找推論錯謬的「邏輯」來「平衡」;在真相與謊言之間,記者不能站在中間說自己「中立」,「白」不能用「黑」來蒙混。新聞從業員忘記了監督政府的使命,還暗地護航,這叫自閹;用假話平衡真相,混淆視聽,這叫偽中立。

多謝林瑞麟,你千萬不要辭職,請繼續當一位月薪三十萬的無間道。你示範了拜倒權勢、失格失禁的虛妄;你帶領政府高速飄移急轉彎,令一眾保皇黨醜態盡露;你團結了廣大民眾,鼓動大家振臂一呼,維護基本常識。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在平淡與沉悶的規律中,考驗突如其來,誰能不被強權嚇倒,堅持信念,就是勝利者;在理性稀缺的香港權貴名利場中,大家緊守自己的崗位,說一些合邏輯的話,讓我們尋回香港快將失落的基本價值,已是大德無量,不辱使命。

相關文章:
自欺欺人管治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