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2, 2010

朋友的朋友

 
她是我在美國的朋友的朋友,素未謀面,電郵裡,她的名字是Susan,一大串長長的姓氏,前前後後與名字之間的空位填滿了星號,大概是**Susan*MacAbCxYz*TAvish**,她在電郵裡介紹自己,六呎高,金髮,白人。比較失望,因為高過我的美女都不算美女。

Susan來香港旅行,一坐下,問題連珠炮發。她問:「為什麼海港內的帆船只剩下一艘?」我告訴她,香港的標誌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帆船數十年前早已淘汰消失,現在你看到的一艘,聽說是當年旅遊協會收到太多外國遊客投訴見不到帆船,於是自行建一艘,隔天在海港巡遊,安慰你們。

她又問:「你們香港的民居毫無特色,在加州,人們以家居設計表現自己個性,你們用什麼方式表現自己的個性?」這個嘛,我不太肯定,其實我連香港人有沒有自己的個性也不太肯定。

她再問:「我上了山頂,看到海港空氣朦朦朧朧的,那是霧還是煙塵?」我正想說,這幾天都是藍天,你來得正合時……

她說此行收穫甚豐,她到藝術品拍賣會觀察,發現中國人的實力果然名不虛傳,拍賣會上舉手的都是中國人,尋常之極的畫作在這裡都賣得好價,她想起了父母收藏的舊畫,今次發達了。

她來自加州,加州迪士尼她從來不去,但今次去了香港迪士尼,那是她朋友千叮萬囑叫她一定要去,不是為了遊玩,目的在觀察人。她說看到了每個遊客都拿著至新型號的相機但不懂拍照,她看到了有人在飲水器洗手洗頭,她看到了米奇老鼠被粗暴拉扯。原來,香港仍然是中國的窗口。

我問她有沒有認真遊玩過,她說到過太子。

太子?

她說,在地鐵上看到 “Prince Edward”,那是加拿大一個小島,她的出生地,英文名稱一模一樣,無論如何要看一眼,出站後亂逛,在旺角球場的長椅上坐了一個下午,拿出黑莓手機辦公。

六呎高的金髮中年白人,旁邊坐著一群又一群的阿伯在乘涼聚賭,眼前的黃皮膚球員們在踢波。美國同事電話裡問她在什麼地方,她實在不知如何解釋。

有時候,旅行只是追求一種時空錯置的陌生感,坐在地球另一角落,黑莓手機繼續辦公,但這是一個不知名的球場,四周是沒個性的舊樓群,一群當你不存在的阿伯,說出來沒人明白的地名。她說,她就是喜歡如此。

問她,為何選擇來香港玩?她說沒什麼,有飛行里數,要挑個遙遠的地方,逃離工作的規律,其他很多大城市都去過了,較方便的只剩香港。她說全程最舒暢,是在飛機商務客位上的一程,手機全關,可以靜處十多小時,非常難得。

換個地方,做些平日做的事,就是如此。
 

2 comments:

  1. Rubbish. Childish. It is written simply to attract attention. A kindergarten level composition, and full of ignorance and prejudice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