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8, 2016

深耕仇恨

立場新聞製圖
一向不屑大學迎新活動中,宿舍與書院之間的學生「互片」環節;聽聞近來已大為收斂,幸甚。

看不過眼,並非對罵時言行粗鄙,也非心態行徑似小學雞;令我感到噁心,是那種為了締造我院我宿團結氣氛,而硬要製造假想敵、劃清你我的行為。新生剛入學,人生路不熟,哪來那麼多仇恨與敵意?以製造仇恨,來激勵團結、再測試忠誠,正是最廉價最反智的收買人心手段。

美國總統選舉,以特朗普之德性,仍有顯著民意支持,正是把仇恨與敵意散播極致,仇恨移民、仇恨精英、仇恨科學;只要劃清敵我,縱使烏煙瘴氣,從不講道理,自有一群死忠。

立法會宣誓,青年新政兩年輕新議員,用了「支那」字眼,亦作如是觀。要建立自己的民族,可以與鄰近的民族保持友善交往,兩者不須敵對,甚至要積極爭取其他民族支持。

說出「支那」二字,卻砌辭不認,猶說「支那」無貶義,謂孫中山也用過。字義解讀,意隨境遷,詞語的意思一路演變,要看語境、辨人心。一如英語  Nigger 一字,直譯只是「黑人」,與「白人」「黃人」應無異,的確  Nigger 一詞往日無貶義,但幾百年來,Nigger 一字與奴隸與屈辱已不可分割。「黑鬼」一字,在美國極為冒犯;正如「支那」一字,容易傷透很多人的心,也令愛國賊有機可乘。

宣揚本土,也可與人為善,兩者無衝突;刻意挑起傷痛,意圖製造敵人,深耕仇恨,不介意得罪四方八面任何看不順眼的人,易得鐵粉支持,鼓舞人心,縱使最後得天下,只會是一個道德的廢墟。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略有增刪)

相關文章,不要被支那爭議轉移視線:


2 comments:

  1. 對於將精力用在這種低智的無謂抗爭上的兩人,實在感到很失望。也為選他們入立法會,相信他們真的能在議會上為香港爭取美好將來的選民尷尬⋯⋯ 慶幸有更多的年輕人仍在努力,用他們的智慧和忍耐去堅持追夢。只是想說,他們兩個不代表新一代的年輕人,也不代表在雨傘運動中讓我們感動的年輕人。

    ReplyDelete
  2. 年少氣盛, 覆水難收……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