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4, 2016

689 連任第一天

立場新聞製圖
論壇上,聽到一位知名學者說了一番有關「梁振英連任」的個人意見,他強調是一種預示,是「意見」,絕不是甚麼嚴謹的論證。

他說,華人社會有民主的地方,叫台灣;過去兩位總統,陳水扁與馬英九,任期四年再連任四年,兩位到八年的最後關頭,皆民望慘跌,幾乎捱不完第二任。

看看香港,回歸後,這個假民主或半民主社會,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做了七年多,腳痛下台;曾蔭權本來就只有七年多任期,也「臨尾香」,倉皇告別,官司纏身。

輪到梁振英?就算能連任,看來也捱不完五年,這位學者如是說。原因?他沒有詳述,就由我來補充猜度下去。

如果連做七、八年很難捱是一種「宿命」,那必定是一個大環境因素,分別影響香港與台灣不同背景不同特質的首長,十多年來都難逃魔咒。

如此強力衝擊,看似只有一個可能:崛起的中國。

第一,一個「強鄰」,顛覆了往日的經濟規律,磨滅了往日成功的動力,兩地一直無法找到新方向,融合是死路一條,不融合則被邊緣化。

二,大陸質量極大的經濟與政治能量,有如黑洞,扭曲人心,形成全方位的兩難與對立。你若能自我催眠,樂於處身豐衣足食的豬圈,堅信吃飯就是人權,自會對不識時務的反抗者深痛惡絕;重視尊嚴與自由的人,則悲嘆時代荒誕,在邪惡的錢權惡勢力前,更不能軟弱。

無人能擺平的撕裂,願景化作空談;結果,由經濟到民心,長年處於失控狀態,長官本來已難做。

而梁振英更有其個人之長,任職只數年,已眾叛親離,聲望低殘;五年任內,港獨思潮從無到有,社會撕裂擴濶得深不可測。最大貢獻,乃用納稅人的錢,養了一些公關奇才,天天製造冷笑話,豐富了我們的政治生活。

不過,天威難測,若梁振英真的能連任,他宣誓就任的那天,正是回歸二十年大日子,按慣例必有國家領導人訪港,慶祝統一大業。到時,若然這位犯眾憎的  689,以  601 至  609 之票數僅勝,僥倖連任,七月一日就職那天,街上有多少人贈慶,五十萬好不好?七十萬夠不夠?

五年太長。若梁振英能連任,他能否捱過第一天,這是一個大問號。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