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7, 2016

他們需要香港,不需要香港人


此話源起《明報》訪問沈旭暉,記者引述沈,寫道︰「中國需要香港,但是否需要『香港人』,那是另一回事。」

中國官民與權貴的搵錢洗錢大計中,香港無疑很重要,國際金融中心,有法律保障,私人財產安全,又是離岸公司之都,融資、走數、避禍、洗錢;在窮得只剩下錢、富人自危的國度,腳底下有一個讓人自由舞弄金錢的九反之地,誰不歡迎?不用多說,到今時今日為止,全球國家地區對華投資67%來自香港。

不過,環顧香港財金體系與行業,香港人有多重要?全球化年代,問這問題,有時顯得狹隘;現實就是,西人面孔慢慢退場,海歸一派,內地才俊,身影密集,他們好些人才思敏銳,欣賞香港的體制,明白香港的價值。但容我武斷一句,他們大多對香港無深厚感情,香港是一個工具,香港只是一個安全港;這些都很容易理解,他們只是過客,香港只是他們生命中一個跳板。No offence,但這很貼近現實。

中國需要香港的體制,但香港人絕非必不可少;規章既定,體制可以由任何人來執行,縱使內涵逐漸變質,也總能保持像樣的運作,隨時日陰乾,暗渡陳倉。正如外資對華投資,香港佔最大份額,但那不全屬香港人的錢,只是因為香港的體制,成為一個藏錢的小金庫而有此地位。

香港作為一個工具,物之所用,一方面擇優而噬,亦要規避風險。

對既得利益者而言,香港最大的風險,正是「香港人」──那些珍重自由、不願叩頭,堅持法治,敢發聲,敢揭穿皇帝新衣,誓不廁身豐衣足食豬圈的香港人。因為,他們深深明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每年六四,維園的燭光刺眼,直指痛處,固然不可忍;權貴們恐懼任何有力的感召,把握每個機會搗毀香港光環,避免內地人近墨者黑。近年的「污名化香港」運動,由黨媒網軍全力鼓動,以民族大義點燃仇恨火炬,激進本土踢喼掟磚,更是求之不得,預言自我實現,又添火藥槍炮。貫徹始終,他們要香港,不要香港人,不要有種香港人,更急急要摧毀任何有關香港於政治上的感召力。

Lancome自閹叩頭事件,要錢不要人;吃中國飯,何止不能砸中國鍋,更要百分百馴服於恩主。所謂融合,只歡迎叩頭式的融合,利益至上的權錢合作;一切報復,不須國家出手,自有一眾牛鬼蛇神出馬,以金錢利益宰割堅持原則的人。

何韻詩回應說︰「在這個時代,自由不是必然、堅持不是必然、忠於自己不是必然。尊重自己,尊重別人,這是香港人不能失去的基本做人原則,讓我們一起捍衛。」

是有種人,才令香港有獨特風景;是有種人,不屈膝跪拜,堅持挺直腰板,站着造夢,才令香港有活力。這種堅持原則,不折服於金錢的香港人,正是他們最不想見,最不需要,最想除之而後快的香港人。

路已走盡,眼前異境,一條路,自閹者絡繹於途;另一條決裂之路,霧霾深鎖而看不見前景;留在原地,強身健體以靜待時機,又似太過消極。香港人,怎麼辦?也許處身激流中,想辦法站穩腳步,堅守所珍重的價值,已是莫大的功德。

***   ***   ***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這,正是人性修行上乘之地也。

    ReplyDelete
  2. 何韻詩回應說︰「在這個時代,自由不是必然、堅持不是必然、忠於自己不是必然。尊重自己,尊重別人,這是香港人不能失去的基本做人原則,讓我們一起捍衛。」
    **尊重自己,尊重別人 - 這也是我們做人的基本原則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