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8, 2013

人上人,公平嗎?



(本文18/9/2013刊於《明報》)

世上有種東西叫「公平」,有些人認為世上沒有「民主人權自由法治」這些普世價值,那麼「公平」總應算是更核心更根本的待人處事基本原則。

公平不是平均主義,不是絕對平等;公平是平等機會,有合理的遊戲規則,讓人各展所長。香港人氣憤「貪曾貪湯」,不滿立法會議員接受國泰款待遊法國;我們痛恨特權階級,不容忍「人上人」搵著數,因為不公平。

香港,就有一群政治人上人,他們壟斷選擇領袖的權力,主宰基本法的解釋,閹割市民最根本的尊嚴。

政改爭論,坊間討論方案,常關注提名過程中「泛民入閘」問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一番話,看似大義澟然,實質自打嘴巴。梁愛詩說:「任何選舉制度都不可能保證某一個人或某一個黨派,一定能夠參選,或一定不能夠讓他參選,因為如果你的制度這樣做,已經不是一個公平的制度,已經不能被市民接受。

「公平的制度」,出自梁愛詩口中,我想起《動物農莊》裡寫在牆上的名句:「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改幾個字,就是香港寫照:我們的制度是公平的,但對一些人上人更加公平。

首先,我們不要忘記,泛民在往日的全港性選舉中,得票過半。所謂「泛民入閘」,非說制度必須保證某一黨派能入閘,但若制度設計排除有過半選民支持的派系成為候選人,難道竟然稱得上「公平的制度」?

講「公平」,現時選舉委員會或將來的提名委員會組成,若只沿用現行四個界別的組成方式,分組準則模糊偏頗,有利團體票組織票,排除絕大部分市民,這叫什麼公平?

這些享有政治特權的人上人,何德何能,他們有何高尚之處,有何特異功能,擁有過濾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權力?

日後,若這些人上人,挑了一個爛蘋果加兩個爛橙,給全民「普選」,難道這叫「公平」?

昔日港督,深明自己認受性低,殖民管治不合時宜,施政尚不敢造次,戰戰兢兢,懷柔軟語。今之特區政府,得689票就以為黃袍加身,卻不知原罪滿身;一眾權貴「人上人」,則以我為尊,標準我定,猶自感覺良好,蔑視人民智慧。

香港政治爭論不息,而且越演越烈,無疑令人煩厭,但歸根究柢,源自這種人上人政治。誰不想放下分歧,平心靜氣,好好思索香港未來;但一群人上人,缺乏民意授權,卻掌控管治機器,手握明槍暗箭,布置人脈網絡,分配萬億錢財。如此不公平制度,無法令庶民安心,豈能不大聲疾呼,把這群人上人的一舉一動放於顯微鏡下檢視?

若然不吵不罵不爭取,請看看澳門的下場。都什麼時代了,澳門立法會,仍有七位官方委任議員,十二席功能組別候選人無對手下當選,直選議席只是議會內的少數點綴。政壇一池死水,民間監督無力,蛇齋餅糉威力驚人,窮得只剩下錢。

又看看香港,都什麼時代了,《動物農莊》的預言竟然還適用。人上人痛恨普世價值,否定國際標準,他們坐享特權,擁抱A貨普選,猶稱公平合理;人上人深信,A貨包裝得好,就有人感激流涕,這種思想腫瘤,正透過蛇齋餅糉與謊言詭辯,全民落毒。

相關文章:

9 comments:

  1. 澳門的情況跟香港不相同,澳門回歸前是黑幫割據,街頭混戰新聞時有所見;回歸後黑幫議和統一,並分配好各家利益地盤,輪流交替。是變好﹖還是轉壞﹖澳門人比較清楚。
    至於香港,先生太小覷了香港人的現實主義吧。若有更好的選擇在面前,要擔心香港人不懂得挑嗎﹖
    選擇題﹕要特區護照,還是美國綠卡﹖相信特區高官﹑左派和市民的答案是一致。整體來說,香港人對特區政府所採取的是「消極對抗」。
    另外,《動物農莊》的預言適用於現今香港,並不是奧威爾神算,而是中共根本將《動物農莊》的管治方法套用於香港。
    小最喜歡的古典文學頭四位依次是《小王子》﹑《動物農莊》﹑《咆哮山莊》和《高老頭》。

    ReplyDelete
    Replies
    1. 澳門大部分人都很開心,有錢,生活安穩,就萬大事滿足。如果全面直選就大鑊,黑賭勢力橫行,這方面,就不能說是進步了。

      Delete
  2. 公平?反了?!昔時衙門見官,必下跪,以示官者乃人上人。所以官號「大人」,民叫「小人」。偶心血來潮,為顯如父如母的「官恩」,命「平身」。小人也必要感恩戴德「謝大人!」,耷頭如儀。你以為「平身」等於「平等」,甚至趨前握手拍膊,不斬首也要打手了。說你知,大人始終高人N等,無論在位在神都是人上人,幾千年來「天不變,道亦不变」。今之為官者走入「現代」,姑且應你「一人一票」,「平身」一下。你卻異想天開,來個「平起平坐,「公民提名」。難不知犯了天條?要「阿爺」翻臉?惊堂木一擊,喝:「大胆刁民,斬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Fuck You very much

      Delete
    2. 請樓上君熄怒,那是反語幽默。唉,但到底係哭笑不得,心中有苦卻難言呢!

      Delete
  3. 老實說,民主是很重要,但需明白民意和民智是兩個唔同既野。

    如作重要決定時用,高民意有機會出現低民智(即作出了不是最好/最優 的選擇)
    (所以極高民主的美國,講到國家大事(如是否開戰),只需總統一人開口,即可開戰(不超45天的戰爭),無需通過國會。


    這就代表,一些大事,真的交給一小撮精英作決定,是比交給全民意(有機會低民智)會來得更好的選擇/利益。

    IQ 高低如何定義,是一種統計學。即大多數人的智慧定點為100基數,如你是IQ 130,即你是大多數人中,你在前面。
    而用全民意作出的選擇,即代表用埋IQ 70~100的人之智慧去作一個決定/決策 ,簡單說,就是高民意低智慧。

    香港真的如全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等同把香港未來拿黎玩(如選出第二個長毛,這東方之珠就必東方之豬)。


    深入想下,那約700位經選舉洗禮,現實社會洗禮(社會成功人士)的人,他們大多是IQ 130以上,以统計學來計,他們作的決定/選舉 定必都是高智慧/最佳 的選擇。

    當然他們會有個人利益而令選擇/選特首出現不合乎民意的情況,但會民主選舉時,都是一樣存在個人利益,而且是更廣,但相比下,大批的精英的社會責任總和定比全民的社會責任多(代表私心少),

    即代表,精英選精英出任特首,是最有智慧和最有利香港發展的方向。

    老實說香港現在真是已很民主
    (當然世事定沒完美,但香港(經濟等)現況仍然很多世界第一,第二,即已接近完美,這是和世界相比!!)

    和世界相比已第一二,但重要什麼民主改革,佔中,向中央什麼什麼,請問目的何在?有利香港?去追現實沒有的野(完美)??
    (完美只是在數學世界上,連物理學上都沒有完美這事)

    ReplyDelete
  4. Chu, do you know how stupid your words are?

    Intelligence quotient is only part of the method to calculate one's intelligence, but there are so many other factors involved.

    Also, a criminal with IQ180 means he is ok to commit crime?

    ReplyDelete
    Replies
    1. 當然IQ is one of the factors 的指標,但已覆蓋了大部分的人.
      香港什至大部份國家,都是以這形式的考試方式,去評論一學生的成績,這當然不太準,但資源當然用在最有效率的方式。(正如選擇重要政府議題上)


      比如,香港的法律,都是以覆蓋大部份法規而定。

      回到重點,
      面對重要議題(如特首選舉)民主是否真的是最有效率的,而我舉例是經 (1)IQ (2)個人利益(3)對社會最有利

      以極高民主的美國,講到國家大事(如是否開戰),只需總統一人開口,即可開戰(不超45天的戰爭),無需通過國會。


      深入想下,那約700位經選舉洗禮,現實社會洗禮(社會成功人士)的人,他們大多是聰明人。


      香港人的集體智慧平均值,不及美國,(梁國)長毛之所以可在勝出選擇的原因之一。

      香港人重要什麼民主改革,佔中,向中央什麼什麼,請問目的何在?有利香港?去追現實沒有的野(完美)??
      (完美只是在數學世界上,連物理學上都沒有完美這事)



      大家都是文人,說話不是一句stupid 話人,別人or其他觀看的人,就覺得你有說服力(有point ),說事做事平心靜氣。

      大家都係香港人中國人,我又唔係日本仔。

      Delete
    2. 除非像美國,絕大部分都是大學畢業,對社會責任(例如他們都少用翻版,專重大同),

      香港到這時先行全民主都不遲,
      中國有句話,說得很有道理(當時美國指中國沒民主)

      “我國有一半人口文盲,識字的,有9成人沒有小學畢業,妳(美國)的民主,只會亂我國家)

      大家深想,那有國家是助他國的,美國這做,真是想中國好?我肯定地說,除了中國和小部份國家是守分內事,大部份都是損人利己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