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4, 2011

國民教育思考七題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教育局長孫明揚帶病上班,半力出擊,但綿裡藏針,四兩撥千斤,一招乾坤大挪移,把國民教育的燙手山芋,隔空轉移到校長與教師手裡。新設的中小學必修科「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不設公開試,政府省卻出卷、訂標準答案的煩惱,不用傷腦筋定義如何愛國才得滿分、如何學習國家領導人才算好國民。出題考試,由老師校內評核。為了擁抱國民教育,以下謹建議一些思考習作,若學生能融會貫通,必能深刻了解國情,成為「樂於承擔,敢於創新的國民」。

基礎邏輯題(1):香港人關心祖國的自由法治人權公義,常被訓斥「井水不犯河水」;國民教育叫中小學生關心祖國的偉大成就,是否屬於「井水犯河水」的範疇?如何解釋才不顯得自相矛盾?

基礎邏輯題(2):課程諮詢稿強調,學生要多了解國家的外交發展、航天科技、體育盛事、高鐵網絡、大橋建設等成就,國家的憂患與矛盾輕輕帶過。如此國情,是否以偏概全?

認識憲法送分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列明人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試論述其施行情況,並以艾未未及大量異見者神秘失蹤事例說明之。

課外活動推理題:每逢國家威風八面時,特區政府必定第一時間讓市民得享喜悅,如邀請大人物訪港︰第一位太空人楊利偉、奧運金牌運動員、第一位太空漫步中國人翟志剛,還有電子版清明上河圖等。為何中國人望穿秋水,終於等到第一個土生土長的中國人劉曉波榮獲諾貝爾獎時,特區政府又不邀請他來香港訪問,甚至不祝賀一句?

盛事是非題:西方國家藉北京奧運火炬傳遞時,批評中國人權狀況,國家官員則反駁,外國把神聖的奧運「政治化」。但是,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曾形容「體育的政治色彩淡,但政治功能強」,他確認這些盛事,有「振奮民族精神、提高民族自信心、自豪感、凝聚力的重大作用和意義」。問題一:是誰把體育政治化?問題二:把各種「盛事」如北京奧運與上海世博,化作國民教育教材,培養小朋友的自豪感,是否把教育政治化?

處境思考題:有一位香港記者,到日本採訪右翼老兵,談日軍侵華歷史,老兵不承認日本曾侵略中國,並反過來質問記者:「我們就是篡改歷史教科書,我們就是不承認侵華歷史,那又如何?你們國家也不承認文化大革命和六四的過錯!」如果你是那位記者,身為一個中國人,你如何作出有力反擊?(作答前請先複習文化大革命的起源與過程,及六四事件的事實。)

傑出人物品格思考題:錢學森是我國偉大科學家,領導國家的核彈、火箭與衛星發展,號稱中國「導彈之父」,獲「兩彈一星」功勳獎章;不過錢學森在大躍進「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氛圍中,曾權威地論證「畝產萬斤」科學上是可能的,後來不少評論認為,他的「論證」令大躍進火上加油,導致史無前例的大饑荒,毛澤東事後曾說「上了科學家們的當」。問題一:錢學森哪方面的品格值得學習?問題二:假設你要寫一封「不寄的信」給錢學森,你會寫什麼?(作答前請先複習大躍進之前因後果,另先了解五九年至六二年大饑荒之成因及為何有三千六百萬人餓死。)

不認識當代史,如何思考國情?脫離了歷史事實的國民教育,無異空中樓閣;隱惡揚善的選擇性誘導,國家認同感只能建築在浮沙之上。國學大師錢穆在《國史大綱》,開篇第一句,即開宗明義說,凡一國之國民,「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應該略有所知」,否則「不能算一有知識的國民」。如今香港,中史科非必修,更越來越多中學生退修,無論古代與近代史,學生之涉獵,皆分割零散;獨是國家近代威水史,卻特設教學時段。

錢穆曾說:「今國人方蔑棄其本國已往之歷史,以為無足重視;既已對其民族已往文化,懵無所知,而猶空呼愛國。此其為愛,僅當於一種商業之愛,如農人之愛其牛。」朝代更迭,太陽底下無新事,錢穆七十年前所書,於今再讀,仍然一語中的。

國民教育,本末倒置,唯發展是尚,唯權是愛。仰慕金錢與權力,只是權貴生存之道;莘莘學子需要的,是獨立思考,明辨是非。

相關文章:毋懼洗腦

7 comments:

  1. 朋友女兒讀國際學校(好像是初中生),Project做尼采,空間廣闊。

    這做法又一次侮辱香港普羅市民,無錢供兒女去外國/國際學校的話就承受白痴課程規限,空間越縮越小。

    ReplyDelete
  2. 大陆更都是这样。好的教育,需要花费越来越多的钱。

    ReplyDelete
  3. 或︰

    中國、特區政府官方常指責某些政黨、人士把一些民生議題"政治化",你覺得"政治化"是負面的還是中性的?如果是負面的,為什麼中共要成立一個中央政治局,"專搞政治"?如果你認為是中性的,在什麼時候把議題"政治化"才是合適的?

    ReplyDelete
  4. 早十多年前,學校規定中一至中三必須修讀中史科; 但衣家很多中學連中史科都無開設,卻要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雖然您會話衣家小學的常識科會教埋中史,但去到近代中史(辛亥革命之後至九七回歸),出版商未必會客觀地說明國共和中共的歷史事件(尤其係文革和六四),教師未必敢對近代事件給予個人意見或者指引給學生思考對錯; 一味唱好國家,要求學生喊口號,但當國家不斷有假東西危害國民性命安全、如何對付異己和貪污嚴重等情況,莫非要學生們盲目地認同?

    若然學生是身在有政治派系的學校,不但只會接收到中共「偉大」的政績,而且為了加強愛國教育,對相反意見就予以排斥。

    您睇薄熙來先生要求四川市民「唱紅打黑」----其中唱紅正是指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問題係做這些事會否真的令民眾更愛國呢? 換轉係香港又會接受這套呢?

    此外,國內同樣有國民教育,但只容許答標準和官方答案,不得有個人意見; 是否能真正訓練和培養學生們獨立思考和愛國情操,我不禁懷疑。

    ReplyDelete
  5. "真正訓練和培養學生們獨立思考"--這從來不是眾官們的目的吧...

    我提議教四書五經、諸子百家(我民族的輝煌成就)、馬列寧(祖國立國之本嘛),教材精且多(積累了二千年/百多年的素材),同學們起碼學到些東西。

    不過,恐怕"同學們起碼學到些東西"不是教育局考慮此項政策之因素,更甭說有這份--不敢說是識見--是膽量了。

    ReplyDelete
  6. 我始終認為教師是有空間的,不過,大家可能沒有足夠時間備課討論,而學生們年紀小小已開始知道何謂「政治正確」,亦都係頗恐怖的一件事。

    ReplyDelete
  7. 很同意樓上的KAREN的話。
    就是不知那個教育局的人無端端提出取消中史成為必修科,少了作為一個市民應該要認識自己成長的地方的歷史,香港人的質素每況愈下,以前中學歷史書雖沒詳細講近代中史,但至少有提及過大飢荒,文革的事,大家會知曾經發生過,有興趣的學生便會自行找資料,自行判斷誰是誰非,但現在沒有,大家只會更加認為讀歷史沒用,悶,這樣再加入國民教用,如果真的是『洗腦』內容,那麼,下一代的學生跟現在中國和北韓的學生沒分別了,沒有思考,只懂當某位開國功臣為『神』咁拜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