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9, 2009

抹地的思考

   
  地點是港澳碼頭,那個非常狹小擠逼而繁忙的洗手間裡,這位清潔工站在僅夠兩人擦肩而過的窄道上,在抹地。

  他年約五十歲吧,腰板挺直、目光堅定。他抹地的方式很特別,拿著地拖,地上卻壓著一張衛生紙,密密地擦著地板。如此擦地是妙著,不但可有效擦走污跡,而且地面隨即乾爽,不會令人滑倒。他意態從容,有創意、又有耐性,似是大隱隱於廁的世外高人。

  只是洗手間實在太小,他抺乾淨不夠兩秒,必有人走過,光滑的地磚上必有鞋印踐踏。每當有人走過,他停手讓路,望著地磚新增的鞋印,眼神略帶無奈,然後又動手,細心地擦,剛擦走污跡,又有人走過……

  我嘗試繞路走,但實在不可能,狹窄通道裡,沒有迴轉的空間,於是我又為他的世界,帶來多一點的無奈。

  這裡是人流不息的交通要道,來往的賭客不分晝夜,清潔工有如古希臘神話裡的薛西弗斯,他每天每晚把巨石推到山上,又看著石頭滾回原地,宙斯的詛咒,要他徒勞萬世,無休無止。

  有人說,薛西弗斯是一個悲劇,一切徒勞,從來沒改變什麼;也有人說,從薛西弗斯的故事看到人性的光輝,明知徒勞,也為一丁點微末的事耗盡心力。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