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0, 2016

不是兩制矛盾,是文明衝突




張德江君臨香港,說深層次矛盾,說來說去,「多年累積」、「非朝夕之功」能解決的「深層次矛盾」是甚麼?張德江沒有明言,卻連續三日,日日說得明明白白。

深層次矛盾,不是兩制的矛盾,是一種深刻的文明衝突。

出動八千警力,挪用反恐之名,反轉全城交通,只為保護面子的安全,臨別揮揮手,沒有一聲抱歉。一方面塑造和諧,轉個身視民如屁。

君臨天下的架勢,對着二百位罰企的「香港知名人士」,手指指的氣焰,卻難得有位年邁權貴,縱是暈低也幸福,體虛離場,不忘笑騎騎。

好的一套,向壞的一套接軌,現代文明的一套,向封建皇權的一套融合;深層次矛盾,始自2008年汶川地震「多難興邦」、北京奧運亢奮後遺,以瘋狂基建延後金融海嘯,趾高氣揚,不再韜光養晦後,在全地球激起的反彈。

莫名的恐懼,脆弱的心靈;害怕直幡、害怕人民。八千警力,不是保安,只是保面子的安全;勞師動眾,過猶不及,愈緊張愈是政治正確,愈過火愈顯得忠誠過硬。

又有人說,你怎知沒有恐怖襲擊?你怎知警方掌握了甚麼情報?

嘿,還記得警察的擦鞋前科,五年前李克強副總理訪港,警察好緊張,發生過「黑影卡手」笑話;後來監警會調查後的報告,就揭露過,當時有些警隊的行動指令,警員被提示,要防止領導人「難堪或受威脅」,活動要「莊嚴」進行,當時警方解釋,字眼「無特別意思」,亦「無政治考慮」,睜大眼講大話。

今次警方消息又曾否認,「保安嚴密係要避免領導人尷尬」的報道,一切都為了保安。警察鎮守獅子山頂,是保甚麼安?掛一幅橫額直幡,是甚麼恐怖活動?澳門人來港示威不可以,車上貼罵人標語遭檢查,黃色手巾不可以,近距離示威不可以。統統不是保安,是保護面子;警察的職責是保安,不是擦鞋,不是維護國家領導人面子,你們的人工,唔包做呢樣的。有人示威,平常不過,不會令領導人丟臉;既自卑又狂妄,係要同人民鬥氣,卻又手握大權,才是恐怖的源頭。

這些年來,示威區越隔越遠。監警會李克強訪港事件報告,曾認為︰在一個見不到車隊,見不到領導人本人的位置設置示威區,乃「沒有任何建設性」,認為要在「合理距離」,「便利示威者」「令示威人士可看見政要或其車隊」,如果地理位置所限,都可以設立較小型的示威區,方便示威人士。今次,警察完全當這些建議無到,監警會請講兩句。

更過份的,是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堂堂正正記者會不說,閂埋門放風,就用到「香港恐怖主義」描述;亂作標簽,唯恐天下不亂,就是這幫有槍有權的人的德性。崇尚強權鐵腕武力的能人,要製造危機放大恐懼,才找到自身存在意義;沒有「香港恐怖主義」,他們就找不着增加資源擴充勢力的理由,找不到老闆重視你寵幸你的誘因。失控的螺旋,一路向權力靠攏;承襲強國風氣之先,把荒謬推至一個新台階。

今次,一個張德江已出動八千警力,2017的七一,回歸二十年,日子不遠了,到時可能李克強已被整治了,習大權的習大大大駕光臨,為梁振英加冕連任,估計大概有八十萬人上街贈慶,到時怎麼辦?全民放假一星期,定係要宵禁賀回歸?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