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8, 2021

你們站在坦克的一方

[立場新聞圖片, PW 攝]

六四之夜,銅鑼灣街頭,我特別留意警察們的面容,他們大部分人眼神遊離,腳步不見得有力,偶爾聲大大的,似為自己壯膽。有人帶著書生眼鏡、有人皮膚白晳,還有一位身形寬廣,橫向比例懸殊,似有病,保重。

果然,這些政權的手臂延伸,猶如少林足球隊員,高矮肥瘦,和你和我差別不大,都是普通人一個。,只不過一步之遙。

還有那些民政總署與食環署的公務員,也請照照鏡,。區議員們派白蠟燭、掛六四橫額、呼籲人去悼念,幾時輪到你管?幾時同區議員職責不符?你們上門巡查、發信警告;一國一制、向專制靠攏,也許你們也不想,也許你們會說只係接   order 做嘢,但請記住,你們的薪水是納稅人付出的。

請警察叔叔們,與諸位不幸的打手,回家再看一遍六四鎮壓的片段,今天,你們站在坦克的一方。

[立場新聞圖片,Joey 攝]

慘綠的虛空、喧囂的寂靜,維園球場被封鎖,三十一年來的燭海終於消失,偌大球場,容不下一點燭光,也容不下一束白花;它在告訴你,自由可貴,權力可怖。

香港人都在問:你驚乜嘢?他們害怕一點燭光,因為恐懼星火燎原,因為心虛。

警察在街上裝扮依法,其實法律早已變質;你們限制自由,已經衰過殖民地時代。一個人原來都可以集結, 講句「我要守這個三十二年的約定」就想告人煽動,隨隨便便可以在街上截查你抄身分證;一開口就法例那章那節,這不是法治,只是法律利器。

一眾高官警官,都是戲劇大師,假裝為了「防疫」、假裝為了「公共秩序」、假裝要保障其他人自由、假裝「完善」了選舉制度、假裝香港有法治、假裝一國兩制無穿無爛,假裝一切正常。假裝不知道所有人都看穿你的假裝。

自由殞滅時,承諾粉碎後,維園燈滅,燭光隨著離散港人,點亮全世界。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六月回眸 香港人一直在力挽狂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