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6, 2020

宣了誓,你就是我的人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是日,特區政府一眾副局長與政治助理,列隊在林鄭月娥前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

是特區政府送給全體公務員的聖誕與新年禮物,宣誓的包裝紙裏,藏着金剛箍。很快,恐怕類似場面陸續上演,而且規模越來越大。

很多人聯想到,當年希特拉上場後,德國軍人與公務員,同樣加插了宣誓要求,效忠希特拉本人,儀式隆重,場面亦盛大。

圖片來源:Wikipedia

如此類比,會否太過誇張?

還記起,2017年,我讀了《論暴政》一書,寫了,作者以「最後一次做愛時,你不知道自己是最後一次做愛」為喻,講述歷史故事,曾經發生過多次「你最後一次投票時,不知自己是最後一次投票」,當時,有人說,會否誇張了一點。

出兩年,香港人最後一次有意義的投票,原來是2019年區議會選舉,當我們最後一次投票時,不知道那已經是我們最後一次公平的選舉。

文已寫過,話已說盡,沒有什麼能補充。看到這群香港精英舉手宣誓,他們當中,也許還有一些好人,只能再抄《論暴政》的讀書筆記,再讀一下作者警世二十課的其中兩課筆記: 

第一課:      不要自覺馴服  (do not obey in advance)

專制政府的權力,是平民奉上的;人性習慣服從,蟻民愛揣摩上意,討好奉迎。當權者甚至還未開口,很多人自動獻身;這些人的行徑,對權貴往往是一大啟發。很多獨裁統治者並非對自己信心滿滿,但當他們發現人性真諦,原來很多人見高就拜,甚至主動服從,會給惡棍們充分自信,他們判斷實行暴政阻力甚少,更加決心為所欲為。這些自動馴服的人,為專制政府打了一劑強心針。(補充:最近林鄭月娥說:信心番晒來)

  

第五課:      謹記專業道德  (remember professional ethics)

專業人士滿口崇高理想,小心成為權貴幫兇,作者借納粹德國例子,當年的暴政,沒有「專業」團隊幫忙,不可能成事:如果律師法官與執法者,堅持不秘密審訊、不違法執行死刑,就沒有六百萬猶太人遇害;如果醫生都堅持任何手術都需得到同意,集中營就沒有活人做醫學實驗;納粹德國的殺人公文頗齊全,如果公務員願意守規矩,不處理涉違法違憲罪行的文書,希特勒拉的暴政,不會如此順利。

 希特拉身邊很多紅人,巧合地,都是出身律師,Hans Frank 是他的私人律師,後管治侵佔後的波蘭,數以百萬計猶太人及波蘭人在他手中遇害。他曾說過,法律為民族服務,故凡對民族有好處的皆為合法。現代中國版的講法,就是「以法律作武器」,法律於他們而言,沒有任何崇高理念,沒有法治精神,不需司法獨立,法律只是「資源」,要「開發」利用,用以治人;盡用法律作武器,往往就要律師出身的人,才懂得最有效地鑽空子;今天特區政府痛苦地搜括「法律資源」治人,背後必定有一群忘卻專業道德的法律精英。(補充:現在是背後有一群警察、律師,檢控官、法官,全線都有。)

***      ***      *** 

相關文章:

極權臨近,再讀二十個歷史教訓

守護者與劊子手

公務員,請不要辜負你的高薪厚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