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6, 2020

新亞餐廳結業時

當一切都變了樣,一家大學餐廳結業,彷彿尋常事;勉強撐了一年,也是好好休息的時候,就讓一切隨風。

中大山頂,冷清多時,合一亭打卡的遊客消失、迎新營消失真人上課的學生也不多,新亞草地上的麻雀與紅耳鵯比餐廳食客要多。自從新亞餐廳傳出結業消息,山城之巔有奇景,舊生紛紛回校,人龍綿延,排隊半小時每個人桌上有一杯紅豆冰、配名物蛋牛治或芝士卷

我對新亞餐廳沒有什麼眷戀,曾幾何時,早餐的煎蛋是罕見地即煎的,蛋白有燶邊,蛋黃的生熟程度每次不同,熱騰騰上碟,簡單、美味,後來阿姐們看來太忙,不再如此折騰自己,新鮮煎蛋消失;近年我慣常在早上買一碗靚粥,一年來由於食客太少,阿姐說賣不完,已經沒有煲粥,後來早上根本不營業;紅豆冰勝在夠便宜,從前是跳樓價三元一杯,傳奇在其價錢,不在味道。我會懷念的,可能是收銀阿姐,每朝閑談兩句;世事變遷太快,校園變樣,彷彿只有她們才是永恆。

曾經對大學生說過,四年很短,小心時光失竊,你們都只是大學的過客,匆匆幾年,很快就畢業遠走;大學裏永恆的,是清潔工、收銀阿姐、懶散的保安,還有一月的山城濃霧、二月的知行櫻花、三月盛放的杜鵑、四月的台灣相思、六月同學離去後的空靈孤寂。一家大學雋永的,還有她的氣質。

一切回不去那些懷緬、浪漫,,已不合時宜、需要、亦無意義。

沙滾滾願彼此珍重過,讓我們狠狠捨割,勇闖新世界。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略有加長)

相關文章:

我寫我講我要唱出我夢

一個飯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