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7, 2020

如此政府,你有理由憤怒


當然這明顯是太天真,四月初第二波爆發慢慢平伏後,我以為「好打得」的林鄭政府,無論如何都會汲取教訓,好好準備下一波疫情來襲時,不會手忙腳亂。

結果,由四月到七月,足足三個月,號稱全世界就算不是最優秀也是人工最高的香港公務員,做了什麼?

    說好的竹篙灣隔離設施仍未使用
    醫管局說好的更多二線隔離病床未見蹤影
    專家們三催四請的更多檢測還只是剛剛開始
    衛生署追蹤病案人手明顯追不上

由四月到七月,不是悠長假期,本來有好好的窗口準備各種應急方案與人手編排,但政府的反應彷彿如夢初醒,看不見全世界疫情的預警:

    例如權貴們最喜歡拿來比較的新加坡,一次爆發,就試過天天千多人確診,到現時仍然每天幾百居高不下,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新加坡會發生,即是香港有機會發生。
    全世界範圍疫情從來沒有平伏過,反而是一路上升,昨天又創了新高,這是世衛實時公布的資料,每個人都能看見的事實。
    各處病例所見,病毒有可能附在貨物上、染疫的人來自南亞、東南亞,比例高,也側證了當地的確診數目低估、不可靠。香港作為國際都會,與外界交往頻繁,本來風險就大。
    以武漢瞞疫的前科,內地眾多地區的零感染也不能盡信。

缺乏可行的應變方案,卻又於六月以「人道理由」、「保證貨運供應」,大開中門,讓世界各地船隻,就算沒有貨物在香港起卸,都容許他們來香港換班。未準備好,就來一場賭博,香港成為換班天堂:

    無視船隻是浮動病毒溫床
    無視很多船員來自病毒檢測數量少的國家
    卻慷慨豁免檢疫,船員來來往往甚至在港逗留,只需醫學觀察
    而政府及衛生署明知自己根本不會有足夠人手真正監督執行,只靠自律
    就算容許船員換班亦不需無掩雞籠至此,忽視極高的風險因素
    出事了,卻死不認錯,說是誤解
    現時新政策堵塞漏洞了,說明本來就有方法既檢疫亦能保證香港物資供應

終於大爆發了,事後補救,規定戶外戴口罩,連做運動都要戴;四人限聚再減至兩人,為做而做,沒有科學根據。

為何一個所謂有效率的政府會淪落至此?理由不出這些:眾多聰明的頭腦,都花費心神浪費時間去搜尋眾死敵的黑歷史,誓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玩   DQ;好打得的林鄭只有時間協調各部門落實國安法,滿足阿爺的需索;用人則劣勝優汰,聽命者生存;眾多高官頻頻接受黨媒訪問、政治風向中逐臭、努力思考如何在亂局中贏取主子歡心。到最後,高官心目中,抗疫大成功,當然是好事、可邀功;若疫情反彈勢危,也可以往好處想,主子的雷霆救兵可以出動、也有理由推遲立法會選舉。

由四月到七月,白白三個月平靜期浪費了。是日不小心聽到張建宗記者會,還在說政府已「盡最大努力」、自詡「張弛有道」,打工仔午餐外賣日曬雨淋找不到地方吃口飯,張建宗說「郊野公園食得唔得……」

市民今天無奈,終有一日大爆發。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