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2, 2020

今天我第一次走進區議員辦事處

七月十二日 初選投票日,有些大發現

1.      我去了就近一個垂死的老屋邨一個幾近空置的商場的票站,這裏距離我家很近,我竟然從來未去過。

2.      下午烈日當空,屋邨死寂,沒有人排隊,旁邊有一對老夫婦也來投票,他們懂得用手機,但不知道可以投兩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功能組別,不知道什麼是超級區議會!

3.      投票軟件中,問人是否功能界別選民那一個問題,問題的文字確實容易令人誤會,但除此以外,過程順暢。

4.      走出「投票站」,我才想起,一世人,除了當記者採訪之外,我原來從未走進過任何一個區議員辦事處,今天是我第一次走入自己社區的區議員辦事處。

5.      為何如此?因為往日的區議會及保皇黨區議員,完全與我無關,他們做的社區服務,亦從來不會與我 connect,無關宏旨,亦無關我的福祉。

6.      政府各部門由民政事務局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到房屋署,諸般理由謂「初選」並非區議會職能,又恐嚇又扣錢又警告不續租,甚至說可能違反國安法,勞煩這些官員看看,正是搞「文化」與「社區活動」,關注市民「well-being」:區議員借出辦事處,服務有需要初選投票的居民,這正是區議員要承擔的「文化」與「社區活動」,關乎每個居民的 well-being,同我的福祉尤關(英文版是 well-being,中文版譯作「福利」,當然「福祉」較貼切)。

7.      諸位高官請改變你的腦袋,蛇齋餅糉已經過時,這可能是區議會有史以來最多人參與的文化社區活動,這些才是市民的   well-being,最少,六十萬市民會同意。

 ***   ***   ***

 相關文章:

沒有坦克的鎮壓

羅冠聰.雲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