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1, 2020

積惡成習:極權病毒源頭考

[圖片: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讀《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我讀到的是中共草創時代極權病毒基因圖譜的誕生。

疫症無了期,終於有時間拿起這本厚重的書,高華所著的經典,記上世紀四十年代二戰期間,毛澤東帶領共產黨偏安一角,發動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

毛澤東留下大量權術遺產,「實用第一」,不談馬列主義抽象理論,抓權是尚,不講道德、不擇手段。八年抗戰中同心抗敵?說笑。當年共產黨還有一群理想主義者,周恩來、朱德、彭德懷等人真愛國,主張積極抗戰,即使八路軍蒙受損失也值得。但毛澤東三番四次強調「紅軍只宜作側面戰」,不能「獨當一面」,避開直接交鋒,堅持「不打硬仗的原則」,只打遊擊戰,保存力量,拖國共合作抗戰的後腿,「盡速向敵後挺進,創建共產黨根據地」。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他躲到大後方延安鞏固權力。

毛澤東活用危就是機的道理,危難中不忘黨內鬥爭;當年烽煙四起,抗日戰爭留給國民黨去打,正是抓權好時機。他坐鎮延安,舞弄人事安排,抓緊資源分配,強化特務組織。短短幾年間,從抓緊槍桿子開始,繼而佔領黨政要位,再進佔「理論家」地位,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打擊親蘇的國際派,構築毛澤東思想,搶佔意識形態高地。

紅太陽升起,從斯大林傳染過來的極權病毒,由毛澤東插入中國基因,病毒找到繁衍的土壤。

毛種下的病毒,間歇性爆發,基因顯現的極權特徵如下:

其一,打擊知識分子,不信權威。縱使當年很多人因為迷倒於共產主義,千里迢迢來到延安投入他們理想中的烏托邦世界,照樣遭「肅反」,如高華所寫「徹底根絕一切個性化的獨立思想」。

一手思想感化,一手暴力震懾,培養馴服一代。審查幹部,要「脫褲子、割尾巴」,個人歷史要全盤交代、自我檢討、寫悔過書。試驗了大量嚴刑迫供手法,豐富了實踐經驗:疲勞戰、車輪戰、捆綁吊打,老虎凳、餓飯、假槍斃,證據無中生有,憑空製造出大量反黨分子。人很脆弱,訴諸教化、脅逼、再加一點利誘,沒有人能逃出權力的魔爪;杜絕一切獨立思想,全民洗腦,萬試萬靈。

毛澤東試驗新的鬥爭方式,臥底捉鬼,鼓勵舉報,令每個人都謹言慎行,令日常生活都是政治。過程中,極權機器累積實戰經驗,透徹明瞭人性弱點,深諳操控組織架構及物質資源的重要。極權基因霸道,吞噬資源,排除其他可能性;鬥爭的基本範式,溶入骨髓,流傳後世。

真理由黨掌握,你不能信仰共產主義,只能信仰毛式的共產主義詮釋。事實亦要服從於革命立場,新聞如何發表、什麼時候發表,都以黨的利益為準則;從此以後,報紙用作指導政治運動,以震懾及打擊敵人,慣性滅絕獨立思考的聲音。

撒謊是策略,說真話也是策略;對你凶殘是權謀,對你仁慈也是權謀。一時是戰狼,轉眼可以扮純潔天使。自己沒有錯,永遠是別人的錯;大原則不會錯,只是下級的錯、只是執行過火的錯。

人事選擇,物競天擇,順從者生存,再雞犬升天。毛澤東一方面羅致忠誠而自覺奉迎的執行者,如康生等特務頭子;一方面布局令異見者內訌,坐享漁人之利。耿直的人不擅謀算,遭時代淘汰。

毛式自戀亦找到生根土壤,言必偉大領䄂,官員自覺搞個人崇拜,隨時隨地感謝黨感謝習主席,全黨奮戰卻歸功一人。

勝者為王,毛澤東深明「歷史由勝利者所寫」道理,權力穩固後迅即改寫黨史,讓歷史為自己服務,鞏固權威基礎。

剛剛讀到網上潮文一帖,談病毒災情:「最大病毒起源德國,中間宿主俄國……在井崗山和陜北發生多次變異,最終肆虐神州大地,七十年沒有特效藥。鄧小平採取開放療法,雖然暫時控制疫情,但毛病不改,積惡成習,病毒基因經過重組,再次引發大面積災情!」

天地不仁,極權基因雄霸天下,組織體系建立與固化後,促進極權病毒滋長繁衍,不停複製自己,摻入組織架構的肌理,侵蝕莘莘學子的腦袋,或顯性或隱性,隨時發作,於今猶烈。

***   ***   ***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