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20

[世衛獻醜錄] 香港電台記者提問四個基本步

[立場新聞製圖]
世界衛生組織接受香港電台英文節目The Pulse視像訪問,鬧出國際大笑話。助理總幹事   Bruce Aylward 面對記者有關台灣的問題,一疑似詐聽不到、二卻不想聽到記者重複提問而叫人問下一個問題、三疑似斷線中止訪問、四顧左右而言他,從頭到尾,連「台灣」二字都不敢說出口。

代表了此君連同世衛,禁忌中毒甚深,深諳中國官場紅線,自我審查,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太過謹慎,自亂陣腳,露出了狗狗尾巴。

世界衛生組織已成為黨國附庸無誤,本文想指出,提問的香港電台記者,問問題的方式值得學習。

假設出街的問答片段沒有經過重大剪輯,記者提問有四點值得學習之處:

一,不懈追問
記者問世衛會否重新考慮台灣成員資格,官員百般迴避,記者用不同方式重覆了四次問題,才得出四種窘態。被訪者答得不完整的話,要重複問題、要繼續跟進,這是記者最根本發問態度。為何要特別指出?乃因很多新記者、甚至老記者,都會常常犯一個「問答遊戲」的毛病,以為訪問就是一問一答,問完問題就等如完成工作,不再追問,白白放生,隨即接下一條問題。這位記者,被訪者不肯答,再問;被訪者推搪,再問;斷了線再連線,繼續問,才得到這個流芳百世,廣傳地球,人人看得明白的訪問。

二,問題簡潔
問題一句起兩句止,才能突出重點,令被訪者無從逃避;問得簡潔時,被訪者縱使逃遁或施展語言偽術,觀眾缺乏雪亮眼睛也能立即明白,看得清楚其逃遁迴避之伎。若然提問太長,再混雜自己意見,容易模糊焦點。

三,態度從容
提問態度可以有很多種,視乎記者江湖地位,與被訪者的熟落程度,可以有盤問式、閑談式、笑裡藏刀式、溫婉從容式。若然記者江湖地位未夠,以溫婉從容方式提問,隱藏個人情緒,但不失堅持,較能為大眾接受,能增加公信力。嚴詞質問可能會得到一些掌聲,但溫婉從容較能得到平和的大眾認同,更能聚焦要旨。

四,敢於提問
最後,任憑你懂得追問、問得精簡又態度得體,最重要還是問題要有意義,問人之所不敢問。台灣在世衛的身分地位,值得關注,新一期《經濟學人》一篇評論文章,網絡版標題直言Let Taiwan in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文章認同台灣是次抗疫早著先機,成果突出,但礙於台灣不是世衛組織成員,其經驗難以透過世衛分享,本來可以早些預警,讓全世界知道,但台灣被拒諸世衛門外,全世界付出生命的代價。

防疫不應政治化,但世界衛生組織之媚中政治化,路人皆見;若然世衛有台灣聲音,必能在更早階段,平衡對岸報喜不報憂之操控輿論慣技,或能讓世界多一個參考,令疫情稍緩。世衛的台灣地位問題,中國記者不得問、台灣記者無機會問,全世界記者有更多事情要關心,就只剩下香港記者有空間發問。

怎料,這位要員,恐懼得連答都不敢答。

香港電台諸位編輯記者,於艱險時勢,難得不辱使命。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