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6, 2020

反黃色經濟圈的七大謬論



權貴們急了,反對黃色經濟圈的論說鋪天蓋地,眾多謬論要注意:

謬論之一要警惕:黨媒與權貴偷換論題,把黃色經濟圈與搗毀商店相提並論,強把「紅裝修」定義為「黃色經濟圈」一部分。兩者根本是兩回事:「裝修」毀店是為了報復,會犯法,難持續;光顧黃店是個人自由選擇,「消費」更加是我們社會天字第一號美德,每個人都可以持久參與。

謬論之二:黃色經濟圈,劃地為牢,扭曲市場運作。說這種話的人,自打嘴巴,雙重標準。香港一向有「紅色娛樂圈」,敢言的歌手被封殺,北上藝人要高聲呼喚愛祖國才能搵食,電影界則要跪低自閹才有機會發圍;香港一向有「紅色文化圈」,中聯辦直屬集團主導書市與書籍物流,少賣眼中釘書籍,都是劃地為牢,扭曲書市;最近「藍色就業圈」由暗轉明,國泰審查黃絲員工政治取態,大公司藉口裁員也多是黃絲中招;一個教育局主導、審查教師思想的「紅色教育圈」亦快滋生。林鄭說香港好自由,我就發笑;這些年來,劣勝優汰,服從者才能生存,扭曲人力市場,正是香港沉淪之源。

謬論之三較離奇,可稱為「打不還手論」。一些貌似中立、兼道德情操高尚的能人,不否認紅色娛樂圈、藍色就業圈一早存在,而且影響健康,但就辯稱,就算人家如此,由於這是錯的,不應學,大有耶穌「人家打你右邊面,還要給他打左邊面」的大愛。只是,這種氣魄只適用於權貴打你面時不能還手,庶民要抽擊權貴則罪該萬死,又是龍門任搬,飄移境界。他們會說,用杯葛脅迫手法不道德,但請不要忘記,率先數算《蘋果日報》全版廣告、以變相脅迫手法震懾廣告客戶,扭曲廣告市場的,是貴為國家領導人之689,卻不見邱騰華之流出來大聲疾呼。

謬論之四叫人不要政治化,又再抬出語意曖昩的「政治化」一詞,叫人不應以政治作消費考慮。問題是,理念、價值,從來都是消費考慮之要素,很多企業提倡公平貿易、有機產品、主催銀髮就業圈、消費運動鼓吹光顧小店,背後都是政治理念。黃藍之分,不單純是政見,也是品味。例如一家餐廳,電視竟然播TVB,這是品味問題;有些食肆用庸俗LED燈砌字做招牌閃呀閃,本人從不敢踏入半步,店主的美學品味會反映於食物中,品味,正是市場選擇的重要部分。

謬論之五在打倒稻草人:你不能保證所有商品及原材料都是「黃色」呀,所以不可行!凡事總要有開始,你愛護動物,未必能餐餐吃素,但可以買一件無鴨毛的仿羽絨;你要吃素,可以由每星期素一天Green Monday開始。黃色經濟圈搞得起,假以時日就會生出經濟鏈。抗爭漫長,沒有人想過一步登天。

謬論之六是一個不當預設,把「自由經濟」當作香港天字第一號教條,指黃色經濟圈衝擊香港的核心價值「自由經濟」。香港人習慣迷戀「最自由經濟體」的美譽,但這些指標的「自由」計算方式有古惑:僱主若能不受限制隨意炒人有分加、工會勢孤力弱會加分、勞工保障少又會加分,其實是崇尚有錢大晒的自由、租金比天高的自由。況且,大財團現在講社會責任、講價值、商場講藝術品味,已非純講經濟效益。又有論者謂,食客若只分黃藍,不顧食物味道,扭曲市場,連香港美食之都美譽都會失去;放心,只要黃色經濟圈足夠大,假以時日,圈內必會出現良性競爭,我就不相信以香港人貪吃又挑剔的德性,能容許服務差兼質素劣的黃店生存。

謬論之七:黃色經濟圈只是飲食圈,規模細,難持久。黃色經濟圈何止能持久,更能維繫抗爭之心不死,因為吃飯購物每天都要,成為每天修行的功課,深種日常生活、遍布長街角落,做得到、看得到,正是權貴最擔憂的事。

前兩天我在鬧市找飯吃,有一家冰室在遊行路線旁,我留意到在六、七月期間,冰室的電視猶在播TVB新聞;是日找吃時查過,這家冰室不黃不藍,路過時,特意看看電視播什麼,原來已轉台至港台電視32,於是才安心入座。

「杯葛」的力量很大,這是消費者的選擇自由,是「自由經濟」教條中神聖的一環。黃色經濟圈中人亦應理解有些商店不便表態,就讓每家商店明白黃圈中人有決心、有耐力,給每家商店有轉寰的餘地,吸納更多同路人。

一個社會,誰想分黃藍?社會分化撕裂,黃色經濟圈冒起,是果不是因,也是弱勢一方自救的方式。權貴傲慢,死不悔改,庶民別無選擇。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一個主題或活動,如果沒人去做,或没人去干擾,它只會小聲或小動作這樣走,但如有其他人加入,它就變成人數多咗,任何小小改變的動作,都會影響很多人!
    黄色經濟,我都有去試,但如要硬性去做,咁就很辛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