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1, 2020

721半年:兩個辜負自己的罪人

[《紐約時報》報道撮圖]

感謝黨鐵,每隔一個月,元朗封站,提醒全香港人,又是721紀念日。

半年了,很多口述歷史式的人物專訪中可見,721是社會衝突扭轉人心的關鍵點,警黑暗有默契,政府死命撐警,中聯辦背後扯線,警鄉黑三座大山現形,令庶民恍然大悟;警察死不認錯,態度囂張不可一世,仇恨螺旋上升,一發不可收拾。

有時會想,若然重頭再來,誰有能力扭轉乾坤,避免悲劇發生?

不不不,當然不會奢望執葉律師政法大學名譽博士何君堯於元朗黑夜和白衣人握手時,會忽然轉死性叫白衣人收手而挽狂瀾於既倒;當然任何人也不會奢望那位對住記者囂張大叫「你咁樣係唔會令我驚架」的什麼指揮官能轉死性當晚立即認真查案拉人而平息警黑合謀的質疑。

整場衝突,警察信譽墮落的關鍵點在721,而721的轉捩點,正是那兩位至今不知名、只見背影的巡警。

大部分前綫警察,昇平盛世的香港,終其一生,任你如何忠誠勇毅,都沒有親手捉過一個賊,沒有開過一槍(所以有警察發射催淚彈後難掩狂喜之神情)。大部分時間,都在處理醉酒佬、街頭爭執、屍體發現(無可疑),放工去警察俱樂部燒烤。

那兩位不知名字的警員,721當天奉召首先到場,最後竟然選擇背對衝突,離開現場,無論是上級指示,還是自把自為,都是一個嚴重罪行,愧對香港人,愧對警察名聲(如果有的話);最大罪行,在辜負了上天給他們警察生涯中的最大考驗。

如果,他們當天勇敢面對,即場調停,而非只顧自己安危而逃走;如果,他們能拿出對付示威者舉槍開槍的勇氣,去控制場面,或已能令黑幫收斂,化解進一步的危機;如果他們真的恐懼,其實只要留在現場,已經有很大可能令事件降溫;縱使他們不能阻止悲劇,一切已經太遲,最少給全港市民看見,警察有做嘢,不是臨危逃命,撒手不管。

然後,或許市民拍手稱頌,對警察另眼相看?或許,解決了危機,就消除了警黑合謀的嫌疑,示威不會升溫,商店不會開始落閘?或許,警民的仇恨螺旋就能止息,雙方復和,就沒有以後的折騰……

只可惜,在人生考驗的關鍵時刻,那兩位警員,忠誠只向上司、勇毅皆缺,在歷史關鍵一刻,香港人最需要你的時候,選擇放棄;也許一生人只有一次,最重大的良知考驗當前,他們選擇背對、離開,枉為警察,枉為人。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所以「鐵探」一類的電視劇,講那些警察,真係呃鬼吃豆腐,假到死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