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9

封殺 NBA,喚醒美國沉默大多數


某夜,旺角大戰正酣,我走到亞皆老街尾塘尾道交界,駭然發現一個平行時空。

一個毫不顯眼的街角,一家瑟縮角落的小餐廳,聚集了一群外國人;酒客全部聚在門外空地,每張桌上的啤酒樽,以一盆一盆計,他們高談闊論,言笑甚歡。長假期前一夜,三個街口外,正在火燒地鐵站,他們似乎不知今夕何夕,亦似乎不甚關心。這家小餐廳,是我多天來在旺角油麻地一帶所見,最旺的戰場上的快樂酒吧。

很符合我對外國人的偏見,他們在香港,大多是過客,要他們真切關心,其實是強人所難。無錯,每個人都會說他們重視自由民主,但大部分人只重視自己國家的自由民主,至於別國的民主,遙遠不可及;就算身在香港的外國人,我前陣子就碰到一些新相識,在荷里活道一帶經營酒吧食肆,他們只關心顧客大減後的生計,對於眼底下的街頭戰爭,他們無甚感覺,這是人之常情,我們不應有期望,亦不應怪責;望望自己,我們尚且甚少關心越南的民主、菲律賓的民主,又怎能奢望外國友人,甚至是時差十二小時地球背面的美國人,望一望香港發生什麼事?

故此,NBA 火箭隊總經理   Morey 在推特中撐香港點燃的杯葛風暴,是外國人認識中國式民族主義狂暴的轉捩點,中國官民的激烈反應一路擴大,令美國人沉默大多數,大開眼界;為香港的掙扎,開拓了新的空間。

最新發展,NBA 總裁   Silver 發聲明,拒絕道歉,表明   Morey 享有言論自由,中央台及騰訊隨即宣布暫停播放   NBA 賽事,多家中國贊助商退出贊助   NBA,而希拉里亦在推特發文:「每個美國人都有權支持香港爭取民主與自由。完。」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亦說:NBA 應學習香港人的勇氣,香港人冒更大風險,去保衛言論自由、人權與自主。

NBA 封殺事件很重要。很多美國人,從來不知道什麼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這點當然不需大驚小怪,港豬不是香港獨有,很多美國人甚至本地政治都不關心,投票率比香港要低。一些美國人也有大國心態,認為自己什麼都有,不用抬頭看看世界發生什麼事,都能活得很好。香港這地方,有些人會以為在韓國,或者是日本一個城市,當然也不會知道什麼是一國兩制。

然而,一講到   NBA 封殺事件,就很容易理解,美國人不愛足球愛籃球,NBA 是美國城鄉跨階層的共同焦點。現在無論城市人鄉下人東岸人西岸人黑人白人拉丁裔人都明白,twitter 說句話都會惹怒中國,一句支持自由會被中國徹底封殺,而且黨媒民企網民同體,親身體驗強國氣陷之盛,以「五千年屈辱」(湯家驊語)點燃的民族主義烈火之可怖,能讓他們一下子深刻理解香港人的水深火熱。

要半個地球外的朋友關注香港、同情香港,很艱難;但此時此刻叫人認識中國邪惡一面,時間正好;中國官民瘋狂助攻,香港抗爭者可以暫且休息一會,讓子彈飛。

同一時間,美國動畫《衰仔樂園》一集,諷刺美國商界為到中國掘金,自願接受審查,自閹言論自由;也諷刺極權中國、嘲笑小熊維尼,結果當然被中國全綫封殺。

此集動畫,乃必看之選。《衰仔樂園》極盡諷刺誇張之能事,但取材現實,直刺核心,才驚覺,如此直接的批評,在我們的世界裏已甚少見;創作人、廣告人、記者、作家,執筆如驚弓之鳥,自我閹割成為習慣,每一個創作,每一單新聞,我們習慣了思前想後,惟恐得罪這個得罪那個,惟恐太直接太赤裸。

對美國商人而言,一次跪低,只是一宗生意,一些錢銀交易,富貴後理想一起去追;對香港人而言,下跪是日常、自我閹割將成為生命中的魔咒。

而《衰仔樂園》繼續串嘴,向中國道歉:「如   NBA 一樣,我們歡迎中國的審查員來到我們的家園與我們的心坎,我們同樣愛金錢多於自由與民主,習近平根本不似小熊維尼……

NBA 封殺事件,全世界目睹了強國的蠻橫,講句自由民主,就是支持港獨,我說你挑戰國家主權,你就是挑戰國家主權,總之我不愛聽的你竟然斗膽說,你就沒有言論自由。

眼前就是一個黨國資本主義民族主義高科技監控超級強國,強權之下,豈有完卵,當美國人都要噤聲,香港還有很多人,只懂為港鐵的入閘機哀悼。

***    ***    ***

相關文章:
一群政治僵屍
防暴警察,你的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3 comments:

  1. 黨國資本主義民族主義高科技監控超級強國
    強權之下豈有民主自由

    ReplyDelete
  2. 禍源就是中國共產黨。白種人的資本主義養肥了白種人的共產思想所導致的獨裁專制中國共產黨這頭惡獸。

    ReplyDelete
  3. 在伊斯坦堡被砸的中文看板

    為了因應日漸增長的中國遊客,伊斯坦堡市政府日前與中國簽訂友好條約,從上周開始,伊斯坦堡歐洲岸舊城區的Fatih縣已經在車站或公車上貼上包括站名、出入口指示等的中文標示。然而,此政策並未受到市民的歡迎,反而引起大批抗議民眾在網路上大力撻伐,甚至到車站破壞這些中文標示。

    這些反對的聲音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一部分民眾是不支持新政府,所以反對新政策與措施;另一部分聲音則是出於關注新疆維吾爾人權的問題。

    伊斯坦堡省在今年初的地方大選上,共和人民黨(CHP)的候選人伊曼歐魯(Ekrem İmamoğlu)擊敗正義與發展黨(AKP)的候選人、曾經擔任總理的尤迪倫(Binali Yıldırım),但因為票數差距過小,土耳其中選會宣布伊斯坦堡省要再重新選舉。儘管如此,伊曼歐魯仍在6月24日的第二次選舉上獲勝,成為自1994年以來首位共和人民黨的省長。

    國內外各大媒體皆認為第一大城的變天,象徵土耳其民眾對總統艾爾段及執政黨失去信心。然而,曾經擔任過伊斯坦堡省長的艾爾段仍然在伊斯坦堡累積相當深厚的民意基礎,因此,許多民眾仍然將選舉失利怪罪於在野黨使用奧步、作弊甚至作票等不公平的行為,也處處反對新政府上台的新政策,包括這次的中文標示。

    他們紛紛在網路上說:「為什麼不放非洲語呢?非洲那麼多國家!」、「庫德語跟阿拉伯語呢?這些人在土耳其也很多啊!」等,甚至有人說「願阿拉給你們一些腦子!」

    另一部分反對人士,則直接將土耳其與東突厥斯坦的國旗貼在公車與車站的中文標示上,覆蓋掉那些他們看不懂意思、但卻象徵侵犯人權的符號的中文字,有些甚至會貼上用土耳其文寫著「給東突厥斯坦自由」的標示。新疆維吾爾民族與土耳其人同為突厥人的後裔,不管在語言、宗教信仰或是血緣上,都與土耳其的主要民族出於相同的祖先。因此,土耳其認為新疆是突厥人東部的疆土,稱作東突厥斯坦。土耳其人普遍關心中國對於東突厥斯坦打壓人權與限制當地人民宗教信仰等自由的議題。

    每當中共政府軟禁、逮捕新疆維權人士,土耳其都會引發大規模的「排華事件」,過去七五事件、2015鎮暴事件以及去年齋戒月時禁止新疆地區穆斯林把齋與從事宗教活動的政策,都令土耳其人對中國相當不滿,他們在路上焚燒中國國旗、舉行抗議示威遊行、甚至毆打看似中國臉孔的東方人等。

    因此,這次中文標示的政策,也令那些本來就不歡迎中國遊客的土耳其人,更是不滿到了極點,網路上也有人說:「以後這些中國人來土耳其,遭遇到任何傷害,都是因為你們的無腦行為造成的!」

    本來只是一項便利中國遊客的政策,卻凸顯出東突厥斯坦人權議題在土耳其的重要性,也加深土耳其民眾對於中國的反感情緒。在土耳其與中國進退兩難的矛盾關係中,雙方未來會如何發展,值得我們持續關注。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20191009/YQ2OIYLLTXN6KOIPABPHKZSFM4/

    ReplyDelete